收藏本站
 论坛招版主

青城暮霭(江南达者童山雷《画中游》连载·陆续上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4 11: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圣湖将至·圣湖侧畔童山兀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去纳木措途中,经过念青唐古拉山,且是颇有一段路程,还穿越在五千米左右的山中。一路所历雪峰、白云、艳阳、碧草之美景,似更宜摄影,此带过不论了。只这既越其山,已然遥见大名鼎鼎之湖的那一段看似已近、实则还远的路途,而今回忆起来,好象于吾画者言之,倒还更有表现价值。此示之题为《圣湖将至》一画,便为斯情斯境在吾心之反射。自然,此亦决非只是一种所谓“镜像”般的反射了;实乃造化云物及彼地人文环境,作用于此方寸之间后,所折射出的某种亦真亦幻、寻常被人呼作“意境”的东东而已。画上那已被抛诸远后之雪山,擦身而过的种种藏区风物,随草坡起伏之形而起伏行驶的汽车,尤其是在一派浩大的云天下已见其淡荡光影的此行目的地纳木措,无一不是再现了彼时彼地吾人之心境。画中情景一目了然,此多说无益,打住。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一《圣湖侧畔童山兀》,并附上当时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3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4 11: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圣湖将至·圣湖侧畔童山兀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去纳木措途中,经过念青唐古拉山,且是颇有一段路程,还穿越在五千米左右的山中。一路所历雪峰、白云、艳阳、碧草之美景,似更宜摄影,此带过不论了。只这既越其山,已然遥见大名鼎鼎之湖的那一段看似已近、实则还远的路途,而今回忆起来,好象于吾画者言之,倒还更有表现价值。此示之题为《圣湖将至》一画,便为斯情斯境在吾心之反射。自然,此亦决非只是一种所谓“镜像”般的反射了;实乃造化云物及彼地人文环境,作用于此方寸之间后,所折射出的某种亦真亦幻、寻常被人呼作“意境”的东东而已。画上那已被抛诸远后之雪山,擦身而过的种种藏区风物,随草坡起伏之形而起伏行驶的汽车,尤其是在一派浩大的云天下已见其淡荡光影的此行目的地纳木措,无一不是再现了彼时彼地吾人之心境。画中情景一目了然,此多说无益,打住。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一《圣湖侧畔童山兀》,并附上当时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3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11: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纳木措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这纳木措在藏区及整个国内的知名度,自亦是不消说了。记得尚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吾辈曾在《美术》杂志上见到过一幅题作《怀念纳木湖》的西画(具体是油画还是水粉画记不太准了),便颇为其迥异于内地名胜的那种独特风貌所折服,尤其是同一场景中或晴或雨的奇妙状态。而今,吾人亦多次游历藏区,类似观感,既已于它处不止一次作过表现,故尔此画当然不必还再刻意去追求如此这般效果,而定然只是基本依据自身的客观体验而为。游湖(即彼之所谓“措”)那日,天气绝好,蓝天白云,清碧湖水,洁净坡岸,一切皆似由经调配而至最佳境态。当时旅行团给了一个钟头的时间下车玩耍,虽不能就说是已经玩够,然也大致算是仔细地体会到了那般身心都极其舒怡的滋味。此示之画,即依是而成。还是自家一贯的观点:这类景象尽管非是最宜于吾国翰墨丹青,但吾辈身为中国画者,也只当是勉为其难了。画已呈于读者诸君眼前,优劣俱不该由咱家说了算,唯请诸君判别罢。此附带提及一琐碎之事,或多少有点儿“煞风景”,只这既是事实,亦可对“自然尚存大美、人心逐渐缺失”之现状作一佐证,所以想想还是将其道出——那天离开湖畔前,荆妻落后一段,还在照相。路边有故意守候着的当地母子俩,其子方约四五岁。彼骤然跃近紧抱住荆妻之脚,要求施舍。那些日子,依从俗众在类似情形下给个块把钱,原也是很正常的事。妻即照此而为。孰料一时手边只有五角零钱,便给了那小孩。而那小孩却先是忿忿地拒收,次后则还是夺过钱去,接着便跳起身来,恶狠狠地踢了荆妻一脚。其母自始至终默默听任其所为。老实说,当时吾转身一见,真是气血上涌,然幸喜终属理性之人,才没做出什么“以小坏大”的事,只是返回一把拉过荆妻,便隐忍离去……相信读者诸君对此亦自有评判。再提供一言罢:那些天,导游一再告诫过吾辈在当地应该怎样礼让;同时又还说过,当地即使是在佛坛前布施,也都是多寡不论的,甚至于还可递上一张百元大钞,自行找补回九十九元零钱来。——诸君:神佛与人哪,区别若此哩!事后有旅伴得知此事而评说道:你给他五角,他也找补了你一角(脚)呀……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附上当时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4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14: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柔云冈底斯山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那日在去藏区名湖羊卓雍措的途中,登越一山。当时天气晴和,湛蓝深空中白云轻柔,四下里山岭一片静寂,唯见细长的公路,依山形盘曲在冈梁沟壑间,而吾辈所乘之车,微微摇簸着,如游乐园内玩具车般,按照既定的轨迹,优哉游哉行驶在其线道上。偶听导游介绍,此即为冈底斯山脉,闻而心动之。想看,其“大名”自幼亦便“如雷贯耳”啊,今也身临其境以“自在遨游”,乃如何不是心感豪迈……有此心得,归之自然也欲纳其入画。不过,老实说,象这种极单纯之画题,一经实际处理起来,确实堪称棘手,——尤其更因那山可非比内地之山、总有林木与建筑等作为点缀,而纯然只是以其基本构架成形。虽知其难,终为表现欲所驱,遂仍一试之。今,此题作《柔云冈底斯山》之画幅呈现于读者诸君面前矣,其是否传达出作者所言之感,全由诸君评说。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附上当时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5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10: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羊卓雍措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六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这羊卓雍措同为典型之“藏湖”,与纳木措并无过多区别。不过,其特出秀美之姿,则是举世所公认的。来此之前,即已有先行者描述观感,道其“若纱幔缓缓拉开般启其绝佳面容”。吾今来也,既无客观之可能、亦毋须乎存主观之意愿,仍待其再来上这么一遍。吾得见者,即造物欲令吾见之者,吾向来游玩山水,便存此情此心,诚即谓之“随缘”欤。而游这“羊湖”当日,天色晴和一如既往,一泓柔蓝之水,轻盈且是静谧地铺漫在青空之下,天边是洁白的云朵与偶尔一见的座座雪山,湖岸侧畔的浅草坡上,则时有遥观细如蚂蚁的杂色羊群。当时但觉湖形曲折狭长,而归游后,尝于“谷歌地球”验之,却原来湖之整体形状,恰如一盘曲回之羊肠。当时车路即沿着湖滨,莫约共有着一个半小时左右的行程。彼时身心耳目同置于斯境,其性灵得之荡涤净化,不言而喻。虽其地仍有旨在引诱消费的旅游点常见之“局儿”,甚至于有些还做得格外“过火”,但,吾辈仅只目观心感彼之形色皮相即罢,又何必定要去搂拍着那些犬儿马儿甚至人儿合甚影哩。其余已不消细言。此示之画,固得之于吾心对彼地一隅之感受。观者或可藉此与吾一同感受之。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附上当时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另附游归之后所得《瑶花慢》词一首——


瑶花慢·往返纳木措并羊卓雍措间


湖沉碧镜,
云叠琼楼,
怎阳山凝雪?
回眸芳草枯涩处,
隐见丹葩清发。
昆冈秋盛,
有谁识、
髯郎高洁。
曾几番、
来去匆匆,
一路未逢阴樾。


浮生好景当推,
此异域华池,
真境澄澈。
韶光泯逝,
犹窃幸、
恒久心襟通脱。
反观远志,
岂灭迹、
如烟笼月。
放眼时、
万里遥关,
似在极边微凸。






(总 1091 篇之第 946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5 16: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卡若拉冰川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由羊卓雍措去日喀则途中,经一冰川,曰“卡若拉”,即前文曾言及之已“纳款搞定”的那处自费景点。其实这才知道,此地原本便在当道口上,倒也不知,倘是游人若不另外再出这份钱的话,终不成还得特意找个看不见这景致的角度,绕道过去?而既然时下探究这点已无意义,呵呵,还是观景本身要紧。——盖因这冰川恰当路侧,就近以观,其势压顶而来,果是颇具雄大气象,兼之其高远之处,云雾缭绕,山之形色,似有犹无,遂真乃予人以相当强烈之视觉与心理冲击力。至于景区周围,各种旨在挣钱之“旅游纪念”行为,一如它处,不表。好在吾人所关注者,本即与之无关,所以下车之后,独自在那厢气喘吁吁地奔来跑去,皆只为能在此心营造一个相对完整的记忆氛围。另外,见景区告示牌说,此为电影《红河谷》拍摄景地,方识其已在江孜附近,于是一种深沉凛冽之历史感,亦油然浮现于心。今示之画,自然乃依当时真实印象得来。近时久画这“藏式山水”,偶尔有些时候,这心中都怪怪的有种说不出的感受了。或者,作为山水画者而言,这毕竟只是一种“变式”,而非是恒常之态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附上当时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2 篇之第 947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47、卡若拉冰川.jpg (106.91 KB, 下载次数: 0)


照片 1406.jpg (76.47 KB, 下载次数: 0)


照片 1447.jpg (104.24 KB, 下载次数: 0)


照片 1458.jpg (123.04 KB, 下载次数: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 10: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孜保卫战遗址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那日方在汽车上昏然欲睡,导游忽指远方,道是那一带即为当年江孜保卫战之遗址。闻之感奋,顺其所指望去,但见日色将晡的云天之下,一派荒无人烟的山岗,梁顶沟脚,散散落落有着一些颓败的石堡,整个如同一架浩大的屏风,排立在天际线上。因为此前已略知其事,所以,一时相关的各种概念,如“主权”、“国家”、“民族”、“历史”,以及“入侵”与“抗争”等等,俱杂然呈现于脑海之内。想这藏族人民,自古依照本民族之思想行为方式,自由自在生息于斯,且生性骠悍,如何容得任何外来之人强加截然不同之生活理念于彼,故尔当然乃有彼时所客观发生过的一切悲壮勇烈事迹。此时,吾人心思飞扬而又目睹当地实境,虽只车览一瞬,脑海中亦留下相当鲜明之印记。归游后,即根据这意象,作出此示之“江孜古堡”与“江孜保卫战遗迹”两画。前者于浑茫薄雾间,在空滩之上,隐约点缀一群昏鸦;后者径直于大朵略呈惊悸之感的紫色云团下,除残堡之外,更特意在凄旷田野间,点上行步悠然之一人一犬。两画之蕴意,纵非一加一得二那般明白,终是不难据此生发联想。点到即止,驻笔,——哦,停键。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93 篇之第 948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7 11: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藏”之地所得景物数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往来于拉萨与日喀则之间,所谓“后藏”之地种种地貌民情,俱飘逝于车窗外,观之怡悦其目而感触其心。暗思,这人托生于某地,以小言之,于其身其家;以大言之,于其部族甚或其国,俱有那主客观双方面之因素。而终究皆必属“不得已”焉。一经惯居其地,则又全方位与之契合,且绝对依赖于彼而复深爱之。由是“故土”、“故乡”及“祖国”之类概念,连同实实在在之真挚情感,悉以生发。吾辈今之于斯,不过一观光旅游者耳。然亦可将心比心,体察其情。于是诸多情愫,并人所谓之“艺术感觉”,皆暗生且涌动于此心底。归游之后,旋即逐一付诸翰墨,乃亦得画稿数帧。计有“藏麦青黄”、“藏乡将晚”、“夕阳天外藏家村”、“云下冈原微静谧”、“亦然流水绕孤村”及“藏南云翳”等。兹随文发布于后,虽俱出之写意之笔,岂又可尽以漫不经心之作视之欤。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93 篇之第 949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49-1藏麦青黄.jpg (74.83 KB, 下载次数: 0)


949-2藏乡将晚.jpg (75.18 KB, 下载次数: 0)


949-3夕阳天外藏家村.jpg (53.32 KB, 下载次数: 0)


949-4云下岡原微静谧.jpg (74.98 KB, 下载次数: 0)


949-5亦然流水绕孤村.jpg (75.77 KB, 下载次数: 0)


949-6藏南云翳.jpg (68.58 KB, 下载次数: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15: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寂池清晓……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五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深秋某周末,亲戚中有车一族相邀,又去广阳坝附近“农家乐”。斯事一切常规套路,此皆不赘述了。唯彼地居于坡凹间,面对一溜大池塘,却引出吾人今有兴一言之小小事体。事之缘起亦至为简单:那日才到彼处,即见主人家在塘岸边用网兜以米饭粒诱捞细小野鱼儿,道是此乃必上与客人之“特色菜”,还说次日中午,吾等也自会尝鲜。当时吾即想到,何不带走它几尾,拿回置于吾家阳台小池,既有利于吾人观玩,于彼弱小生灵而言,亦更属幸事。将此想法道与主人,主人一口便答应了,说是走前来看这网兜,内中定是有的。当时把此事放在心上。至次晨,独自早起四下悠转。恰逢夜雨初唏,气息爽洁宜人;放眼周遭,薄雾依稀,连池秋水,苍碧间另觉一种沉静。些许鸭只,已然呷呷地觅食于水中。偶有灰白之鹭,自由自在地旋翔于塘面。原来大池侧畔,残桂衰柳掩映之处,还有一小小圆池,内中立着一尊金色弥勒佛像,其后又是一座翻新建成的观音寺,而吾人昨夜居所,外形悉与寺院香客客房相似。想来此亦是为日后当地经营的“看点”或“卖点”之一罢。观览陂塘风光之余,这心思不觉从那神佛事跳跃到吾人昨日拟定之事,遂蓦然一动。吾辈从不刻意求神拜佛,更不奢望上天平白无故令吾不劳而获发财甚的,至多,忖度倘其天道果存,彼但看吾辈不愿为恶之份上,即使偶有无心之过,亦勿轻降大罪于我,便称幸了。是以,心念及今之将有为于类似“放生”之小善,则何不赶快乐而为之。念此之时,眼已睃见那捕鱼网兜,犹正安放在岸角。当即曾迟疑片刻,想是此时去行这事好还是走时再行的好。只此一下,忽意识到那已在网中的细小鱼儿,其中有些若本有这继续活下去之机会,却竟在吾这一念之间误了,岂不可怜之至。于是当即四下寻找,临时觅得一小盆,蹲在水边洗净了,盛上半盆水,便伸手向那网兜中抓鱼。一把抓得四五尾,彼等在吾掌中拼命挣扎。吾一边着意把捏之,一边暗暗慨叹。吾今之手,于彼而言,宁非命运之神欤?在吾掌握中,即幸为吾之宠物得以尽其天年;脱离吾掌,旋即便下油锅为人盘中之餐。二者相去更曷可同日而语!念及于此,手一发不敢放松,盖生怕原已有幸者,忽又变之为大不幸也。如是之举有二。见既已抓捞上了十来尾,不便再怎的,终默默摇头端盆离去……今,彼盆中鱼儿,已然快快活活生存于吾之阳台小池,“混迹”于“青花儿”、“黑背”或“黑头大黄”等辈阵中矣;彼自家固然并不知其命运中有此大波大澜,而吾则深为彼等庆幸之。此示之《寂池清晓》一画,仅以“山水”角度,现其宁静之自然风光而已。这文中所言,读者若有兴趣,或亦可于之另行玩味。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这几年下来,当初“救”下的那批小鱼,莫约还是存活下来了几尾,盖因吾家阳台小池内,至今可见,尚有此好些青黑色鲫、鲤,仍浮游于内,并已长得差不多有人的手指般大,且是与锦鲤们相处甚洽。而反倒是这文中所提到的那些“有名有姓”的锦鲤,却基本上都因故殁去了,乃又换过点新的。唉,这池中的“历代生灵”啊,思之亦为彼一叹!
随附几帧从前偶尔拍摄的小池群鱼照片。此时本想也将那些活下来并长大了些的小鱼拍个照附上,无奈全都躲在石山旮旯里不出来,只好算啦。呵呵。






(总 1093 篇之第 952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952、寂池清晓.jpg (91.24 KB, 下载次数: 0)


SAM_0069.JPG (121.83 KB, 下载次数: 0)


照片 004.jpg (135.8 KB, 下载次数: 0)


照片 018.jpg (109.04 KB, 下载次数: 0)


照片 049.jpg (116.99 KB, 下载次数: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4 08: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南达者童山雷 于 2019-9-11 11:34 编辑

鹅岭桐轩遗迹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五十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一日,夫妇二人趁闲外出走走。忽念及许久未去过本市鹅岭公园了,遂乘车一趟去到那儿。时值残秋,满园黛黄相间,石桥菊圃,幽路游人,无不令人怀及业已恍然之辽远岁月。抚今追昔,固然良多感慨。而目下整体说来园内游人已疏,常见者,不过亦如吾辈赋闲之人,来此自觅其乐耳。漫步途中,历见彼辈或群集、或独自在廊间林下吟品管弦丝竹,更多的,则是借着所谓“MP4”一类时尚玩意儿播放乐曲而轻歌曼舞,虽属俗众之举,而其毕竟托生此科技昌明、且基本还算无甚大灾大乱之世,乃休管其它,只顾纵情享此太平之意态,犹显而易见焉。心识于此,一面信意遍游园内。临江一隅,见一镂雕精致之小小楼台,忆里倒还似真未见过了。而其内空空如也,墙饰之物,特别是一幅外蒙古亦尚在版图内之全国地图,分明示其至少建于民国之前。既沿室中曲梯登于顶台,得见指示碑牌,方知其曰“桐轩”,果然造于纪元1911年,乃属仿罗马式不对称装饰之石结构建筑,为当时某贤达之士消夏别墅,因周遭多植梧桐以名。是日之游也,为得见于兹,顿感平添游趣。且于顶台之上凭栏眺望高崖以下嘉陵江两岸,见那残存老梧枝叶间,明亮亮闪跳出当今崭新的高楼大厦,于是一种沧桑史感,更是悠悠地浮现在这心头。归后,将此日所得印象,归纳表现成此示之《鹅岭桐轩遗迹》一画,随这小文,一并以飨读者。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补记:
当日游玩于此桐荫之间,偶见林下落有树籽,幼时称之为“桐麻豌”者,却是彼时处于饥荒之际吾辈“顽童”之爱物。今,好歹温饱久已解决,定然已是想不到还会将它弄来炒着嚼食甚的了。乃却忽发奇想,道是何不捡它几粒回去点种在阳台土钵里,到时倘是发芽成长起来,看着岂非趣事?于是便真个说做就做,拾选了几粒回去种上。而后其果然便有一株发芽生长起来。正不知真个长大咋办哩,恰巧吾女在近郊地方购置得一所带园子的小小庭院,当然也就将这树苗移植去那厢(其过程在吾人装修那房屋时,亦曾有过简单描述)。今,随此文不妨将这“有凤来仪”之幼小嘉树的“玉照”,也附之于此。说笑归说笑了,不过其本身那枝叶青青的模样,倒也煞是惹人怜惜。呵呵。
(总 1094 篇之第 953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11: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僻山佳墅·今日名园权属我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五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癸巳秋冬之交,因事曾去南山后岭一处。此为国内某知名企业在渝设置之“培训基地”,实则所谓“会所”,——倘说得更加直白些,便是一处山中庄园。其一般时节,皆近乎空落无人,而四下景观,足称雅妙。当日煦阳临照,气候清寒中微带暖洋。周遭麓岭,尽含烟黛,且色泽因经霜而毕显其浓郁苍艳。园子本身乃西式。楼阁池院,修葺整洁;随处可见之花木,亦疏密有度,欣然宜人。步入楼堂内,最觉难能可贵而至为舒适者:环墙俱是透明玻窗,外界静静松林,清清池水,曲折桥栏,尽皆明晳映入眼目。当时即不由羡想:要是只此为一书斋画室,堪称何样幸事!而其时恰逢从者言,此即彼集团老总们之大小会议室也。闻言思之:向来有“天下名山僧占多”之说,此固旧时代之事矣。今,历史沿袭之名山胜境仍多属僧道或官府,固毋须论。而世间佳好之山,凡新近得以发掘又擅交通之便者,则实实已当是“商占多”也。吾辈既远非僧道官商,在生艺业之成,看来一般而言,亦难以至达彼等所能得之此等境地,兹,自属己心明了之事。然则古贤之训,凡“造物者之无尽藏”,亦尽可是“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所谓名分占有之事,说到底竟无碍于其实际享用的。念之至此,胸襟豁然开朗,因以旷达欣喜。遂尔只在当日,尽情感受这一时因缘所至而闯入吾人心目间之清丽云物。事后得画二帧,一曰《僻山佳墅》,一曰《今日名园权属我》,此述文并志其由来。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附志:画之其二,本曰“暂属我”。既题,想想后,感觉无论从达意或是音韵所需,皆当是“权属”,故尔只好冒其不韪而涂改之。特此说明。






(总 1095 篇之第 954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即将南麓呈春色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五十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癸巳残冬,因家庭琐务较多,且是久未有新鲜画题,所画不过皆是整理此前既入本文附图却自感不甚畅意者,因以竟至多时未及此文。正月初头,相对小闲。“立春”前一日,约友兄照例游走南山。围绕那近时因“漏底”而变得浅露不堪的涂山湖徐行一周后,仍选取清水溪一路且游且归。途中但觉荒寒阴湿间,这虽经冬而依旧繁密的满山草木,枯涩芜杂,却又分明已暗含着几缕春之生气;而偶见一二树凋谢之梅,落英缤纷,亦将斯境,点缀得更加情趣盎然。归后忆及所见情形,尽管己心许久以来都自我告诫,道是此南山题材,吾画已然发掘过甚,是以一般皆毋须再取画于它了,但此却仍是忍不住又兴味浓郁地付诸丹青翰墨。成,随兴名之曰《即将南麓呈春色》。思之,此山形貌固然长存于彼,且即使有人工“开发”因素,其本体亦然变化甚微。而吾人之诗心画眼,毕竟乃因事境之变,随之亦自不时有异。推究其理,这南山,在我中华大地之上,原不过只是名不见经传之区区一丘(其中所谓“黄山”一段因抗战历史名世另当别论),而吾辈因时因运,与之结下不解之缘,遂年复一年,细细体察其本性,兼探索其季节与风雨晦明之变,乃再三再四以不同角度及方式表现之。盖为此坚持不懈以近固执之努力,今,此山之名,终至因吾画入选“美丽中国”邮电产品而亦得张扬。此山倘有知,或当自觉欣慰甚或感念及吾人。而吾人在此山灵面前,又岂敢自大,唯只自勉自励,兢兢然但求于彼深苍老黛间,再可撷得些许诗画题材。日前尝偶然得知,昔抱石公曾谓:彼之山水画作,即大得益于寄居巴渝之时。斯亦极言吾巴渝山川之大美矣。而吾辈一世托生巴渝之地,乃又曷可负之。想想,今后是否还当以这南山为“营养基地”,只所画之境,又并不为其实景所囿,或唯此乃称真山水画者当步之正途也。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主图之外,附上国家邮电部门以吾画《南山春暝》为题制作的“中邮好礼卡”。




另记:关于国家为个人出邮品这举动,固然有其“待遇过高反令有嫌”的成分,但醒眼看今世,其实亦与“为某人出书、出画册”甚的相类似,既有庸俗化、商业化之因素,但其事本身说到底,也还得看所选择者品质如何。再者,入选《美丽中国》邮电产品之事,事前咱不知晓,整个过程中也没收咱什么费用,而是双方议定以一种“两免单”(彼不付此稿费,此不付彼“版面费”之类的)方式进行,所以这事仍与咱一贯的宗旨——不靠花钱宣传自己——毫不矛盾。盖因现今花钱即可上各种媒介,无论是传统纸质的或者新式电子版的,日渐将事情弄得个鱼龙混杂,故尔在此特作附带说明。




(总 1095 篇之第 955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955、即将南麓呈春色.jpg (108.47 KB, 下载次数: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书画论坛交流群:中国书画论坛书法美术
工作时间:
8:00-18:00
 

13777909608

书画论坛客服热线
周一至周日:08:00-22:00

书画论坛公众

论坛公众号
©2014  中国书画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浙ICP备09000366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技术支持:蓝点品牌策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