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论坛招版主

青城暮霭(江南达者童山雷《画中游》连载·陆续上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3 10: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僻乡异景三二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一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又一休闲之日,仍是这帮亲戚们,自驾车去到本市綦江境内一个荒僻且鲜为人知之处。道是此地有一奇特地形,已被某女作家用于其小说《男根山》之生活场景,还将被拍摄成为电视连续剧。自然,读者诸君既见此小说名,想来亦毋须还消达某在此另解说甚了。只此谓之事,听归听,吾辈也仅是抱着“姑妄言之姑听之”之意态,未觉那有啥了得的,盖因当今之世,“打这张牌”之艺文作品,乃端是“曷可胜数”。再说了,在这鬼斧神工之造物手中,某山形地貌,稍似阿物,实又是“何足异之”。既到达此处,却不料那地形倒全不象所谓“林加”般一石伫立,而是整个长大高耸之岸滩呈一横斜冲刺状,直指彼岸凹口之地,并且恰配以相应植被,确实无怪乎会引起人们联想。不过又唯因其整体乃卧式,并潜藏于溪岩山林间,所以若非是从高处俯观,也果难以发现及此。这些都且不论了。令人真觉有趣的是,这傍溪的山崖间,有着不少毋庸置疑的相关图腾崇拜痕迹:神龛香火近旁,圆头木棍及类似造型之摩崖雕刻,比比皆是。及至上山询问土人,才更知此绝非是时下鼓噪起哄,而实乃“古已有之”。只因当地口音之故,实在是听不清彼谓此倒是“生殖沱”哩,还是“生殖图”。这细微末节也非关紧要了;此地果真是从古到今都有着男根崇拜与祈子习俗,至此,已算是确定无疑。另有一点,此心亦暗觉纳罕:本地距重庆主城不过几十分钟的车程,何以如此这般分明是容易引起俗众关注之事体,至今却几乎无人知晓,且是在当年那“破四旧”的“文革”中,也都没有反被传布开来?心怀着这点儿也并没打算去破解的疑问回到家中,依照这些年来“凡有游必图之”的习惯,遂得兹所示之画。述文至此,另提供一细节,倒看是与这“主题”有无联系:那日游罢,买得当地一只母鸡,这鸡竟是出奇地会生蛋,有时居然一天生下两枚……
另附二帧同得于此之《何言此地尚“林加”》与《渝乡初夏》,以供参看。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17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8 09: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麓鹰崖锁大江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一十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也记不清这“南麓鹰崖锁大江”之画境得自何年了。只记得此仍是一次与亲戚们在南山上,彼等酣战于牌桌,吾与荆妻二人沿那后山一带漫步闲游。当时仿佛天已入秋,且是十分阴凉,空中云霾密布,却并没什么雨意。四下里清静得很。无论是麓岭庄院,石径松林,全都默然而近乎肃穆地伫立周遭;主峰之上,那作为其山标识的“大金鹰”,亦似微显瑟缩地蹲立在云天下,回首眺望着远处的江流。那正是长江即将进入铜锣峡一段。此处江面束仄,两岸山崖陡起,而且照地图上的划分,这整个南山一系,包括涂山、黄山及真武山在内,皆是属于这铜锣山脉的。画者毕竟不必过多地拘于地理学方面的论证了,不过是实感其入眼之山川大势,乃将此心中意象付诸翰墨而已。或许也是因力图体现这画题罢,此画中物象,尤其是麓岭脉络,与吾辈素常信意挥洒之作比较,好象太过具体且是条理化了些。自然,事实上象这种画法,反复皴染点缀,还需不断调整着画面通体感觉,真的也是相当的费事。几天下来,这心头不由得有了一种想要狂挥乱厾一下的意愿。于是乎,借着试用近期新得来的一点贵州皮纸,也就有了这儿同示之画,其画题曰:山麓已然为我青。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18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09: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泛舟清溪得画补遗五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一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兹补叙一下那日乘舟游清溪之事。当时船到清溪镇上,雨却越发大了起来。漫天迷茫中,夫妻二人各自撑着早备下的伞儿,踏着河畔的青草泞泥,由渡口一步一滑地去到街头。可叹此地,犹数十年如一日:在这不逢场的日子,竟然连找个吃饭的地方都很难(或许这也是因为天雨)。后来,好不容易才见了个开着门的小饭店,里边也是除老板外空无一人。闻其有砂罐杂烩饭卖,心下称庆,于是一人叫上了一罐。及至慢慢焖得饭熟,方食之际,却见老板与其此前已然来店的一位高朋,加工弄熟了条河中之鲤,在那厢也开始推杯换盏地享用起来。穿堂凉风之下,面对眼前简淡之餐而鼻嗅邻座飘来之鱼酒香气,一时,不知怎的,忽联想到了好象是《水浒》内的某个情节。不过这老板倒也全无甚江湖之气,却是个白白净净、本本份份的乡镇小伙子,还挺耐心地告知了我等一些欲要了解的情况。当时因故未能继续朝上水方向前行,转又乘船而返,此已是前文言及之事了。却说那等待回程船之时,伫足于这老旧码头之上,眼见那河对岸的清坪乡,正是薄云轻绕,山色澹澹,散落于其坡凹处的新旧不一的房儿,全都沉静地就象是要安睡去了。加之一河清水在此亦流得平平稳稳的,整个景致看上去,那真真是显得如此的静谧与清幽。本段文字的主题,自然便是这《隔岸清坪乡》了。另者,接下在那回程中,雨却又时落时住,最后居然还得见晴光。一路遂也又见上了好些可堪入画之景。归家后既已陆续画出,此一并附之,且亦随便简介几句。其一,《陡岸泊船》,写一高崖之下路险滩急的景象。画中较远处大岭横斜,雨云却有些收敛了。其二,《人面岩》,此则为吾辈“杜撰”之名,不过那一段河畔的崖岸大石,实在真的是极像一张张生动活泼的人脸,不单吾辈有这感觉,荆妻也不约而同便在一旁作出此等认定。看来这有趣的景致,的确多在游人难至之地,倘使有旅游开发者知道了,还定会编造出些更具有蛊惑性的名称来罢。其三,《夏晚归来烟树密》,写一处平平常常的低平崖坎,其上密林簇拥着尖山,在落日与云霞的点缀下,显得已是那般的不凡,竟若天火陡见于此寂林荒岸一般。而其下清波倒影之间,船儿或停泊,或归行,一发为斯境增添了些许宁静却又生动的意趣。固然也需说明一句:个中确是有了些夸大的色彩,呵呵。其四《遥看一艇泊长滩》,唯写一眼所见之视象。画中岸滩延绵、水波轻翻、沙鸟翔集、屋舟杳远之意味,已属一目了然,无须乎吾人再多说甚了。总之,这归程中所得之画,此处已悉行汇纳,读者诸君可以将其与本文第九百一十三篇,结合观看。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19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11: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游重庆远郊黎香湖得景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仍是这年初夏某日,与友人同游本市南川一农业生态园。于内中颇见识了些奇瓜异果,及现代化农业生产基地规模设施,皆属可想而知之事,兹不论了。唯在途中,忽新知就近有一去处,曰“黎香湖”,道是如何如何“绿色”与“生态”,云云。众人一时兴起,当即转向更赴其地。原来不过亦属这巴渝之地常见的水库堰区而已。唯其地既相对边远,此前也没几人知道,所以倒还算是僻静清幽。加之水质较洁,周围田园也称丰饶,苍翠丘山倒映着碧绿湖水,松柳摇风,稻菽曳浪,汀岛港汊间,时有火轮或木舟甚至当今之摩托快艇出没,因而看去毕竟予人以清新爽朗之感。自然,既已开始在对外宣传,那班房地产开发商们,哪有不闻风而动的。于是只见沿湖上下,凡视野佳美之处,尽已星星散散、乃至于密密麻麻地营建起了别墅或楼屋。当时吾辈等人觅一临湖餐馆吃了点酒食,又乘舟游玩,观览了一下这湖山概况。其间朋侪言笑之欢,亦难以一一胜数。不禁暗想:今之俗乐,尚可名之为近乎高雅者,不过即为类似之举罢。而屡由此世俗生活感受中得来之吾艺,休论是吾诗吾词,吾文吾画,其本源与归结,俱属此世俗也,相较于传统文人画者之作,又焉具其“不食人间烟火”之雅意哉?虽然,则吾又宁肯委曲自家心性而刻意求其“高雅”!是以莫如信其自然,但写己心,为大为要。我之为我,方成其艺;我之为我,方不与任何他人混同。不知吾之读者诸君,以为兹论是否;亦然不知,诸君是否果真认同此等情形下撷来之吾画。此示之二画也,其一径以湖之名名之。视象之得来,乃诸友相互照相之时,吾信步下得湖滩,但见其一排无人看管的钓竿,直指隔岸渐起的楼盘,两只水鸟欣欣然相逐于水面,于是此心留下明确之意象。其二《清风漾起碧涟漪》,乃船游湖中所见:此岸已远,彼岸未及;岸容尽皆离春待暑,兀自带着自身固有的那份寥落与恬淡,在云天之下若伏犹憩。而云影入湖,随风漾波,则似多少又赋其岸边钓者以轻思浅梦之意味……言难尽述,观者倒是随兴解读其画境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0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11: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上人家·湖畔人家花满园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一日,却恰当端午节前夕,又随人自驾去近郊游玩。此乃本市南彭湖区一处水上农家乐。初闻今又去湖区、且多年之前亦便曾随单位去过彼处,老实说,这心中暗暗有些不以为意。不过,一经实臻此地,这感觉则颇不一样了。首先这湖滨之广,去的乃另是一隅,哪存在甚熟识之事。再者,今之彼地,植被厚密,物产丰盛,家家户户,又为的是这“靠水吃水”,多将自家装扮得花团锦簇,所以益发觉着眼前景观堪称新奇。下榻之处,则其正是自称“水上人家”:房屋于水面空挑为榭,再依次成楼。旁边有些曲廊小桥,树钵花圃,更配以周遭疏密不一散生着的松柳篁柏,桃梨柑橘,越令其荫凉清幽,恬淡有致。尤其引人注目者,岸滨一带斜坡,种着一大片美人蕉,盖因夜来过雨,其黄花翠叶,尽皆东倒西歪,匍匐凋零,煞是堪怜堪惜。待得进屋住定,小小午休之后,独自凭着玻窗,正巧对着湖面这方。其时恰值云影匝地,入目一派黛蓝瓦灰;沙水边一溜子泊着几艘船儿,跟前水面,群鱼趁着水鸟及钓者俱隔着一段距离,兀自嬉戏唼喋,快活得紧哩。目光越过中景一座杂树丛生的小岛,遥遥可见对岸一线,山峦回环,楼馆依稀。近水之处,一字排列着若干小小阁儿;后来听店家说,那都是些度假别墅,曾经还生意红火过,终因内中有些人皆明白的猫腻之事,且那名声太盛,所以毕竟还是衰落了,现都空着,只作点景之用而已。就为有了如此这般所见所闻及整体感受,遂便有了兹所出示的《水上人家》一画。另亦有《湖畔人家花满园》,同时可供参看。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1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09: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山清丽入端阳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文。吾人日常生活习性,睡眠一事,无论夜眠午睡,皆是适可而止,再不贪多的。故尔这日午后,在这“水上人家”,小睡既足,遂独自一人,沿湖畔庄园附近闲步。原来这一带尽为低矮丘陵浸没入水,坡岸回环曲折,泥土湿润,草木最是丰茂。且又广植果树。野山之上,桃梨柑橘之林,可称密黑。相邻庄院,有一处,感觉比咱这下榻之地更有情调,而彼之名号,大约也正是因为有此自觉罢,亦相对显得洋派,叫做“沙美岛”甚的。自然,想必那老板还读过《水浒》,才没至于在不经意间,一下子把那名儿起作“沙门岛”之类,呵呵。闲话休絮。只这“沙美岛”,楼屋据坡咀而建,墙院起落有形,所饰彩棚蓝玻莹然锃亮,更配以近楼一株高高翠柳,门墙边几钵鲜花盛开的三角梅,所以益显其楚楚动人之态。兼之此时和风轻拂,太阳明丽,三三两两撑伞戴帽拎佩小包的游客,不时由林中石径悠闲步出,显然是直奔此处觅食投宿;而岸头栅栏外,一艘小小船儿泊系于那厢,也没个舟子,兀自背向着一湖淡白晶亮之水,及那岚气蒸腾的遥岸,慢摇慢晃着,其情致,越发感觉嘉美宜人。面对如此之境,吾伫立一旁,心头暗暗喝彩,于是忍不住掏出随身的铅笔与小本儿来,简要地勾画了几下。兹示之画《湖山清丽入端阳》,即以此而得。为表现那份空茫淡泊澄明晶粲的意象,画面之物,虽不排除其丰富性,但俱故意将整体处理得虚灵通透,不少细节看去也若有若无。这等用心,想来,读者诸君,自当能以领会。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总 1088 篇之第 922 篇)
另,日前在自家“QQ空间”与“微信朋友圈”,恰以个人“公众号”形式,“《画中游》补遗·(远岁拾英)连载 55 ”名目,发布一题作《幽黑山景二帧》之旧稿(其画得自1980年),除述文本身已是“追述”外,并附今儿自我审识之按语。有感于此《湖山清丽入端阳》之绝然不同画风甚至“呈像依据”,此不妨破例将彼帖地址附上,同时也附上那按语,以供有意者比较比较,看吾一生一世,画作面目,却真个是有何等样之区别。


按语——

昨于老屋小酌微酣之下,大屏电视中依次播放审视这《画中游补遗》239篇附图350余帧。习此翰墨艺半个多世纪来,其前三十来年( 1966年至1995年前为止 )之如烟记忆,令人有似梦幻。这文图集截止之后已是又过了20余年。真可谓百转千回到如今啊!反复思忖,依己实情,艺路当何行为是。“扬弃”二字,确应永记于心。可怪当时心底亦暗有声曰:这一生一世,为彼当尽之心力,无论直接与间接,似也真皆竭诚而尽了。倘此仍不能至达自拟之目标,那倒是要何样之人,何样之努力修为,方可至达哩?


帖址——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0Um1keLeAITWo7FL#rd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5: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虎·暝滩清啸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吾平生不善画虎。盖为心知此活过于专工、且是不易出新兼之其本身亦难能广泛发掘画境。孰料一次,却不得不急急为之。那是在癸巳夏末,吾夫妇二人既与友人相约共赴西藏,正准备行装之时,忽接外地另一旧友音讯,道是其子娶媳,要向咱求画一幅。原以为不过以己所长,相赠一山水便了。殊不知彼恰恰点着必要此虎,还言说乃因其子及媳生肖皆属虎,故尔所要乃双虎之图。吾本想归游之后从容为之。然旧友言,其子婚期,正在吾游程之内。至此还有甚可说,只好硬抽时间,全力以赴赶画了。友又道,既有“一山不容二虎”之谓,所以这双虎须画于水滨空阔之处。吾自是唯唯笑着一一应承。于是构思之下,遂得此示之《暝滩清啸》一图。自觉其虎法虽不专,以身为山水画者故,其配境似还说得过去。然则不管怎样,至此也都说不得,只能勉强“交卷”了。而有一点却甚是有趣。画中双虎,原本自是未便如它物般明分雄雌。但画成之后,邮寄出去,另又先将所留照片资料在“QQ”中展示与友,友见之而笑呼奇妙。道是图中右前卧虎,胖嘟嘟的,怎恰与其子目下之形态相符也。吾闻之亦喜而笑叹,只道此恐是冥冥中有这感应罢。本则文字,唯就这俗生事体说上了许多,换种角度看待,也算是“别具一格”罢,呵呵。回至画者自身感受:老话有言,“画虎画皮难画骨”,吾此次亦算真知之矣。虎,体势壮而圆浑,更有遍体斑纹饰之于外,其骨感果是忒难把握,稍稍大意,则不免乃有“披袄”之稽也。点滴体会,附之于此。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另附:


文中所及之友,当属吾“弟”字行。吾先与其兄为“发小”。78年高考复盛时,其兄以吾头年参考文史成绩不错,嘱其特赴当时吾谋食之“巴山县中”,期吾“带带”。吾允。莫约整月时间,朝夕相处,竟颇投契。尔后其即长事吾若兄,吾每有为难处,皆主动奋勇向前排解。最是记得,1980年夏,苦境中之吾独游峨眉山写生,途经成都,当时身居蓉城的这位小兄弟,用自行车搭载着吾,带领四下游览观光的情形。且是五年后吾挣扎还乡,其为吾接风,恰值一冬寒夜,二人小酌于山城重庆某小酒肆,那份温暖之情,益可感佩。故,其欲得吾一画,吾宁不尽力满足其需求。画者视己画为心血凝聚,固然不会有求则应;然此心久思个中之理,却也既存定见:为人处世,有限范围所涉者,譬如血亲及至爱友士——生命进程中任何时段“一门心思与亲善”者——果是甚爱吾画,那只要机缘凑巧,吾自当留心其属意者,而必尽可能予以满足。话题至此,顺带言之。




(总 1088 篇之第 924 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0: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原觅旧·探访江津白沙“溜马岗”慈亲母校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纪元2013年夏之盛时,吾兄妹三家依近年惯例,又于重庆周边地带小游。此却议定将要去那新近闻知的江津大圆洞国家森林公园看看,遂首先乘坐火车去到长江边上的白沙古镇。因先前慈亲在时,尝听她说起,彼处有一地名曰“溜马岗”,乃抗战时期她寄读之所在,今既至此,当然决定要去寻访一下,以看有无所得。于是下火车后,乘火轮过江,登岸去到白沙镇上。还在船时,即已探知,彼岸之高处,果有旧校之址。既登岸,一路问道,沿江滨一废弃老街行。或为而今当地政府已欲发掘其地旅游资源,沿途各种老旧地名,皆于指示路牌间一一可见焉。其时过雨新晴,天气是难得的清新凉爽,吾辈六人,行走在那狭窄僻静的石板老街上,感觉真是十分的惬适。道旁又有一小小古庙,称之“流水寺”,虽已荒芜不堪,则意趣尚存。环顾周遭景致,吾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慈母青年时代身着民国学生装(昔年曾见过她的这种照片),步行于此的情景,因而心头委是感慨万端,且是觉着莫名的虔敬与亲切。既至那校址,才知却原来自彼时起,到今天,此处皆历为各种类学校,但只将那旧办公楼,倍加顾惜,作为文物古迹保留而已。因时下正在暑假中,学校除极少的相关管理人员,并无闲杂者,显得异常清静。而那旧办公楼,则是一座有模有样的西式洋房,现新涂刷着黄白二色灰浆,配以周围森森绿树,萋萋芳草,及五颜六色种种鲜花,整个又还处在山岗顶上,俯瞰大江,那感觉,真是令人庄严肃穆以至于震撼。兄妹们遂在此细细观看保留下来的各种陈设,以及今之校方贴挂在墙上介绍学校历史的诸多牌匾,且寻找景观合影或各自照相留念。在此过程中,吾一直隐隐约约感觉得,仿佛在某个不易觉察到的地方——也许就是在白云顶上罢,慈母一如她贯常的模样,谦和地垂手待在那儿,脸上带着为吾辈所极其熟悉的亲切微笑,正爱怜地看着咱这几人……就因有了这儿所提到的般般感受,归游之后,便有了此所出示的《江原觅旧》一画。又因作画之前,先已吟得《西江月》一词,故尔已然将慈母当时所处之位拟定。兹一并将此词及小序附于文尾——




西江月


癸巳盛夏,吾兄妹相邀溯江游白沙古镇。彼镇临江高处有名曰“溜马岗”者,吾少小即慕闻乃吾母青年时代寄读之地。今既至此,焉得不行拜谒之礼。于是虔敬以叩之。尤堪称幸者:其百年黉址尚作文物存在,且是环境清丽,隔绝俗尘。吾辈漫步于彼楼院葩丛间,触目皆觉前朝余韵而满腔充塞缅怀意绪,切切情味,曷可胜数!既归,念念难忘,遂诉诸兹词及文。




足踏先人旧路,
心萦故国忱情。
仲昆同次大江滨,
江水浩茫无尽。


老校寂然长穆,
幽花密处微馨。
云端含笑立慈亲,
杳远仙容犹近。




另附该校园照片二帧。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5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10: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赴藏途中经陕甘时得画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久怀远赴西藏、一则观览彼地山川风情、二则“挑战”自家体能之愿。癸巳新秋,方当其一年大众游事由旺转淡之际,此终得以实行。乃与朋辈两家共四人结伴,却亦是一同参加那“卧进飞出十日团”。出发之日,咱这重庆“火炉”,先期已转凉了。列车由经川陕甘青一线入藏,旅途两日两夜,因有铺位,倒也未觉怎的。而沿途川陕一带景致,虽早已熟悉,盖为此次心情不同,似也俱如故人含笑迎送。既至陕甘之界,入眼风物,渐与素常所见殊异。身为画者,遂一一悉心观察体验之,且是借助今日科技手段之便,留了点必要的照片资料。细细看来,眼前之境,较之巴山蜀水,果是少了几许蓊郁清幽,多了一些苍凉莽荡,以致连那地表形态,也都颇异其趣了。及至今日归游作画,回味把玩彼之情貌,落笔之时,竟甚有迥异于惯常之感。兹首先示以二画。一曰《夕塬》,写当地落霞尚明、而大块渐已隐没于一派浑茫之境。其二曰《陇塬秋意》。画中触目惹眼之处,塬台高耸,其下河川开阔,沙岸起伏。中有村落田野,地里庄稼,多已收割成束,而群鸟自由自在轻翔于川原之上。咳,鸟儿焉有繁复感受,不过守着习常生存之地,早出晚归但为觅食而已。吾人今朝则为了心中之愿,渐行渐远,唯务其虚,且也不知前行处,更有甚么,还会扑入吾之眼帘。此文也,一篇之首尾,仍如以往远游般,随所至而兴,随所得乃止。下不赘言。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7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0: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陇上风景二帧·藏游途中所得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车入陇原后,最明显的,便是那逐处可见的一派派荒凉萧疏、甚至是极其单调的景象。此非与人工建设之物相关;即使所经城市照样颇具现代化之感,但也无法掩饰大自然本身之贫瘠苦寒与单一面目。因而,一时似很能体会古之边塞诗人笔下所表现的那种独特情味了。不过话虽如此,此等景象,于达某这等画者而言,毕竟亦非是一无可取。甚或是否还可谓:唯其骤见其惯常所不可见,深心乃受撞击,出手方可扭转久居南国所养成之从容蕴藉、多少得带以一二野犷之气。再者,单就时历之境自身而言,有些,事实上也是挺有趣的。譬如有一段路,忽经一个大湖堰(估计其形成至少也含带人工因素),濒水之处,众峰环绕,而诸峰之形质,尽皆实笃笃、肉墩墩的,有如盆景石山。细看来,现有之铁道及其洞桥,则偶见于开合处,恰似彼盆景之点缀物。既有此观感,归后乃予图画,因得兹所示之《陇上新湖》。当然,心下终归明白,一经拘泥于实景,画出会是何种模样,遂断然舍弃般般细节,大胆落笔以求其势,并以相对浓厚滋润色墨,示之其质。另,有时又经过一些回汉杂居之地,其依稀可辨之西域风情,也倏而感撩此心。因之亦得兹所附《落霞渐有楼兰意》一画。——至若方才所言及的当地那总体之荒犷气氛,此不便单独为画了,待日后觅得相应主题时,再以之为背景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28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11: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藏游途中再得青陇风景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及至靠向青海,情形似又稍得改变。其实说来这也很难一下子辩明那山形地貌究竟有了多大不同,然则真个奇怪:此心还就是明明确确地感觉到,这旷阔天地间,已渐渐地开始充盈起了浩荡的灵气。或许,内中也有个人情感因素使然罢?回想遥远之时,吾兄亦为咱家“成份”之故,勉强读了个地质专业的中技校,毕业旋即被分配到这青海省的一个藏族自治州,随探矿队做机修方面的工作。当时,对于少小的达某,这可真算是去了个传说也似的地方!遂竟至于私下在自家墙上的一张全国地图内,认真地做了个红点标注,乃日日对其凝神遐想……若此,今者实臻其地,彼之山川风物,焉能不尽含激情以显灵动鲜活。于是这日直至天黑之前,皆在细细品咂那造物情味中度过了。其间在省城西宁转换列车,彼将乘之新车,在近旁一条铁路上停靠,居然端端地把每节车厢都与这边这列对了个正准,此亦尤令吾心感觉有趣。入夜后,即在哐当当车轮声中晕晕乎乎摇睡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在骤然停车的感觉中醒了过来。听人说,这便是格尔木了,还说,外面风大得很。同时也才发现,同伴们皆象是没怎么睡的样子。乃暗暗笑叹自家怎还有此小福。既而车重启动,这人却变得新鲜,再无睡意,遂便阖目假寐,一面心头便回味着这一二日来的诸般感受,开始吟咏起几首五言小诗。其诗共九首,内容自重庆出发起,后至遥望那鼎鼎大名的日光之城止,通名《赴拉萨途中吟得》。返渝不久既已于网络上发布该诗,此不再重复了。这儿随文发上两幅画作,一曰《河经青陇》,已将本文起始时所述心理感觉蕴含于内;另一曰《水浅秋清》,却特意标明“甘肃也”,但大约亦为渐靠近这青海一带的景象。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29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12: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车越雪峰方入藏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其后终究还是在车轱辘声中又渐渐地昏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举目一看,车窗外居然纯粹已是一派藏区景象:天际雪峰高耸,山下草原辽阔,溪河曲斜漫溢;瓦蓝色晴空之下,时见或黑或白的牛羊群,以及那随风飘舞着的五色经幡……偶尔也途经一二清澈无比的大湖。因当时对此行即将要去的纳木措与羊卓雍措等著名湖泊究竟在哪儿并无明确概念,所以众人尽皆相指瞎猜,同时也不断地惊喜叫好,倒也别是一翻趣味。另有一事亦为众人所关注,那便是车厢内有一显示屏,一直在呈现着动态状的海拔高度。听列车员说,其实这一路的最高之点5072米(唐古拉山口),已于天亮之前便经过了。但眼下既知有此显示屏,不免也就时常予以关心。有个时候,觉得列车又在持续上行,遂拿着相机守在那屏幕跟前,望着上边不停地加大着的数字,只想留下一个数值最大的图片资料。殊不知这事好象也与抛售股票相仿:总想要占住那巅峰之位,而事实上则端是不易把握。——譬如,咱便是眼睁睁放过了那“4793”,却只忙忙慌慌地才抓拍下了个“4790”。呵呵。毕竟这都只是闹着好玩了。作为画者,还是这列车奔驰在壮美无边的环境中,此等感觉,方最觉可贵。于是便离开铺位,一直守立在车窗边,一边细细地玩味观赏着眼前美景,一边也随时随地记得拍下些照片,以备日后作画参考。此所示之画《车越雪峰方入藏》,即据当时感受及几张相关照片得来。翰墨之作与写真照,其观感上之差异,固然毋须再作比较说明了。只这画题本身,老实说,却也都不甚容易敲定。彼既不涉及任何一处具体之地,乃不当冠之以人们谙熟的什么地名山名;所以想来想去,方谓之以此,好象还觉所蕴略丰厚些。到底如何,也只好请读者诸君各作评判了。最后附带再说一点彼时纯系个人感觉庆幸与自豪之事。那便是:到此为止,自家身体是连半点不适之感也都没有,而尚未出行之先,即已听好些有过此行经历之人说,他们中有些、且是多半还是比咱年纪轻些的,在这车入西藏后,便感觉得自己一身,早已是这也不对、那也不是的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30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4 10: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米拉山口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此后由拉萨城时出时归,琐碎过程,不再叙述了。只说那日去林芝途中,经过米拉山口一带。早已听闻斯地海拔高度是在五千米以上,心知这可是咱人醒着在过的,遂也就准备着,看是否会有不适或难耐之感。不料当时别的感觉仍是没有,唯见天地间似骤入隆冬,寒风侵骨,冰雪遍野。汽车一路沿着碎冰、碎石与烂泥搅得零乱不堪的山道上来,至一处停下。其地满是横拉斜扯着的经幡彩篷,最显眼的,是劈面几头硕壮的牦牛雕塑,背景则是一派苍茫的冻云,缓缓流动着的灰黄云雾间,隐约可见了无际涯的荒凉山野。当时这心甚是凛然,一个念头亦随之浮现上来:噫,想我江南达者,已是年及花甲,却怎生忽然就置身于如此这般的境地中来也?既而意识到自家精力豪壮,全无老态,便也就兴奋得跟个孩童似的,当即下得车来,在雪地里自由自在玩耍,且自然也是拍摄了好些张照片。却原来那经幡彩篷堆里,一条被冰封住、又被人踏碎冰层的石板路,直通向有一处是人皆不可回避的地方。那先前应该便是个糌粑与青稞酒、酥油茶的轮回之所,而今则摇身一变,趋之于共同的所谓“五谷轮回之所”了。且是前后又甚有不同:想来先前必是信意无束并也不存在什么收费付费问题的,今则规范有序而须以不菲之价方可入内(入,必得与之国朝交子两牧)。是真谓之文明进步并趋之以当世之“同”罢。闲话休絮。车于此停了一刻把钟头,又前行了。于是吾人生命史上,也就增添了这冰天雪地中乘车翻越此米拉山口一笔。归游之后,回味兹情兹境,乃有此示之画及文。另有一点也需附带说明:达某身体毕竟也非是铁打的。想那两日往返于拉萨与林芝(及其各景点)间,皆是清早四五点钟即起,直到将近半夜才了,一天得坐上十几个小时的车,而那车天然窗户密闭,却又为了节省能源,别说空调,连个外循环风也都不给,所以最后吾辈终于也就觉得憋闷不堪,不少时候,竟象是害了瘟症似的……呵呵。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旅游时现场所拍照片三二帧。






(总 1091 篇之第 934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1: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卡定神山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卡定山,在拉萨至林芝途中,是为此次参团游览项目之一,于是当日顺路以游。其山处在一道高峻峡谷内,植被清森,主山有悬瀑由孔洞间垂落而下,兼之汇合远来雪水,以成湍澈溪涧。甚奇者,山石光滑有形,转角锋利,且是多由黑褐与赭黄二色交替构成,乃自然呈现各种图案形象。或因当地宗教意识浓厚,因之便从内中生发得来众多带有神话色彩的构想,进而其山亦被称之为神山。吾人当时沿山脚林间溪水畔走了一段,虽无缘遇神逢仙,倒也颇呼吸了些富含养分的氤氲之气。凝眸于峭壁上那些堪称介乎于“似与不似之间”的自然之形,会意此地历代生民一派虔敬礼天拜佛心态,腑肠内亦不得不有所感之。依自家作为画者之心目观察,对壁上众形,较觉认可者,当属一所谓“观音像”与一“酥油灯”,盖彼二者本身构形既相对明确,且于斯山宗旨言之,似乎亦较相吻也。由是吾今画中即仅取此二者形象,并令其进一步明朗化,而余者则皆使之隐没。自感那盏“酥油灯”特别有趣;其实,依吾等汉人之眼光,道之为一截短短的蜡烛,似也未尝不可。另外,此处还有一特色,那便是显然曾经有过许多巨大之树,因即便至今,四下皆存留着好些伐余或自然倒殁余下的大树桩。想倘使是在内地,有这许多上好木料,定然早已为人所取用了罢。而在此处,一切则尽皆自生自灭于大自然母体中。或者,唯其如此,斯地浑然天成之感及为史久远之感,亦方无可置疑。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91 篇之第 935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15: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鲁朗暝云·风雨中之色季拉山口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六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林芝地区有一名胜之处,曰“鲁朗林海”,俗誉颇盛。而吾辈此次游事,则彼却不包括之,是属所谓“自费项目”。思忖之下,暗道:这“自费”便“自费”罢,吾人此游本身,原本就非是甚么“公费”呀。呵呵。于是一车多数游伴,旋与导游经过一番磋商,遂拟定了不单要去这鲁朗林海,还连那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及其后来去日喀则才将要经过的另一处自费旅游点“卡若拉冰川”,皆一并“号”了下来。至于不愿去的人,说好就只在林芝城镇上等候。这说定归说定,孰料世间之事,倒真是有其“缘分”二字在司管着的。此行终究因天气与时间等原因告吹了。当然,说是全然告吹,也只是针对旅游者身份而言;于吾辈画者言之,倒未必的。这道理也挺简单:目的地虽未到达,则那沿途甚或及那附近之景观,毕竟吾之心目,已感知矣。——回想当时,车既穿行于彼之山林,而那早逾申时之天,则已是“云青青兮欲雨”。其时欲罢不能,只好继续奋勇前进。而天终于淅淅沥沥下起雨来,且是一发而不可收。当行进至一个名叫“色季拉山口”的地方,已堪称是风雨大作,兼之气温骤降,天色也已近晚,所以一车人都想到此时还在这去的路上,倘待游完彼处再归来,那将会是到何种时候!如此这般,再度协商之下,便答应让导游及司机扣除些“辛苦费”,以是车即由此倒转……今于重庆家中反观其事,不冒然任性强去,当是明智之举。而独自回味彼时在那色季拉山口上,瑟缩之下,伫足路旁大石碑之畔片刻,放眼天地间,唯见雨帘内一派荒寒,倒似真有“我所居兮,青梗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之渺茫意蕴。检索当时诸般感受,乃得兹示之画二帧。一为《鲁朗暝云》,一为《风雨中之色季拉山口》。两画俱以真切意象取胜,不于题外作过多铺排了,料观者皆能谅之。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风雨骤至现场所拍照片两帧,尤其是那张自家留影,敬请读者诸君看看达某当时那副“狼狈相”……






(总 1091 篇之第 936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11: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鲁藏布江晨雾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那日,绝早便起身随车。因前日为天气不佳受阻,游伴中有不少人心绪亦受影响,乃至于有怨怨艾艾者。而吾则坦坦然面对此事,道是休管那雅鲁藏布江以何种面目迎接吾人,但吾人必以最佳之心境与之会见。天色尚黑的那一段旅途,自家只顾在假寐状态中揣度着将至之境会是何种模样,也不觉车行之路几何。天渐明,密麻朦胧之间,忽见黑黑黢黢一大片屏风也似物体,缓缓于车窗外移动。又见其间或似有大块白物附之。其后既可视物,乃知原来那便是隔岸的一派连绵山野,山腰间或其顶脚之处,常有大团浮云停伫于彼,而共因车行之故,一同缓移焉。猛可意识到这已是在雅鲁藏布江边了,心中油然而生的那份激情,一时真真是难以言表。遂紧贴着车窗,细细地观看着外边的景致,一面也暗自庆幸这方位坐得可真合适。却原来雅江的这一段,也完全说不上有甚险急,平平稳稳的,也很开阔,兼之凡低矮之地,草树也称茂密,所以竟大有一种清新秀丽之感。这才明白何以将这林芝地区视作是彼处的江南一般。有时,又见一有趣现象:河滩之上,居然偶有松林。当然,更常见者,仍是那向阳背风之处,一些皆修造得方方正正并皆装饰得花花咪咪的藏家院楼,在愈渐明亮的晨光中,显得是那般的安静且又祥和。老长的一大段路,汽车都只沿着河滩行驶。因其地本身低湿,加之近来雨水又多,这水泥路面显得莹润清爽,蜿蜒溪流似的,紧傍在村落田野之侧;车行其上,平稳时,穿越于茂密柳丛间,足使人联想到顺流漂浮的船儿。不过,还是那江中偶尔一见的真正牛皮船儿,轻轻盈盈地随水漂行于大江中流,才更令人觉其有味。当即便叹想:可惜无缘去尝试一下乘它的滋味了!否则,此生还将多上一番怎样的体验呵……唔,就因有了这所说的般般印象与感触,归游后,乃得此所示之《雅鲁藏布江晨雾》一画。画将成时,画面感觉与素常之作相比,似略显轻薄平滑,本担心破坏那整体视象感,不敢再皴染得更加厚重;然左观右看,彼虽是清丽,终是觉得柔弱了些,不象自家一贯的风格,于是仍又烘擦点缀再三,而成此之面目。也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现场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37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09: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翳南迦巴瓦峰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藏区多著名雪峰,举世皆知。唯其众多,且其名称又不同于汉语习惯,所以除了如象“珠穆朗玛峰”“西夏邦玛峰”之类外,别的,有时还真个是知之不确。此时既知恍惚亦闻其名的“南迦巴瓦峰”便正是此行的基本看点之一,是以那份企盼之情,已然涌动于心。当时车至一处,道是乃这南迦巴瓦之观景台,而彼时雨虽停下,则浓云迷雾缭绕,地失南北,天连莽荒。只这跟团旅游之事,驻足观景都是限时的,如何由得我等。于是沿着一条长斜之路走向那观景台,一边走,一边祈祷着漫天迷云赶快散去。敢作此祷,当然多少也是对这高原气候还算有个大体的认识。回想当年游滇藏时,在那同样神圣的梅里雪山下,先已闻说阴云连月不开,而吾人一经立于那观山处,朝日喷薄之际,弥天浓云,竟也就象是拉启帷幕般地,说开便开了!且当地土人还说是一月前也曾有过一次这等情形,乃是有位高僧大德至彼,天方现这“日照金山”奇观。又想到更早些时,游川藏地区海螺沟景点,观看贡嘎雪山,天之清朗,亦属无可比拟。而当时本团导游尝言,其已从业十载,足踏彼地观那贡嘎可称难以计数,但眼前景观似此者,区区几次而已。目下忆之至此,一时心生狂豪之念,遂暗暗在肚里咕哝着,权且便算作是在作法念咒,跟即口中也就连叫“散”“开”之语。然吾辈何法之有,那天公自是浑然不知,迦峰之上,依旧是云遮雾障,难见一丝形色。于是这厢也只好哈哈地自嘲自讽了几声,转而长作憾叹,只在那台上伫足半晌,也象征性地拍上了几张照片,便只好随众离去了。一头走,一头还不断回看那山峰方向,唯愿上苍怜我之诚,终命彼峰露个脸子让我等看看。而其结果当是不言自明了。吾人也就只得认定这南迦巴瓦峰端是与吾辈无缘,吾生之“旅游史”上,也只能是铁定不移地记上“江南达者曾至迦峰脚下而茫然空返”这么一笔了。孰料天意果是曷可揣测:抵到游完别处景点,汽车即将返回来处之时,吾人恋恋不舍再度反顾彼峰,却见那一带层云突然散开,这大名鼎鼎的“南迦巴瓦”,还真向吾露出了脸来。此时更遑何顾,连声恳请司机停车;而那人多半是对这类事见惯不惊了,哪有同情顾惜之心,只管将车开个飞快。于是咱也别无他法,只好离开自家坐位,跌跌撞撞地扑拢后车窗处,总算是用数码相机,留下了一两张这阴云骤开时的“迦峰玉照”……今者,大体据此而成的吾画《云翳南迦巴瓦峰》,既已随此文展示于读者诸君面前。兹所絮絮叨叨说上的这般琐屑之语,权便算作是达某与这南迦巴瓦的“故事”罢。再顺带说一点:这画中之境,自然是远较当时(即使是那时云开之后)显得完整清晰了。不过好象这也说得过去,毕竟,达某画这画时,已然是跳出了自家实历之囿界,堪称是“凭高对此”了呀。呵呵。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现场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39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10: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鲁藏布江畔所得景物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既来此“大峡谷”景点,观江,自然便即称作首要。于是随人去到景区所设的“亲水台”上。此时但觉黑雾浓云弥漫,江水自崇山峻岭间曲回嚣啸扑至。想想看,这“雅鲁藏布江”,在吾辈打小的心目中,可是与“喜马拉雅山”、“布达拉宫”一类物事同等神秘且近乎神圣的啊!如今,本人终以重逢花甲之身,站在了这雅江边上,凝眸环视其汹涌奔流。老实说,作为摄影,此时的天光及视角等因素,都不大好;唯幸吾为画者,切实于此感受斯境,心有所悟而思绪飞扬,又焉能仅为实景所囿。闻旁人言,此行观江,已止于是,而江峡大量险处,尚在这段以下目不可及的云蔽山遮之地。这倒是不难理解。旅游开发,自当是止于一般人群;而那全程觅索窥览,必已是探险人士所为矣。是时,吾人注目江流所向之未可知处,恍惚忆起先时尝听导游说,前行有一藏村,名“直白”,待会也是要去的。还有一言,彼却是以玩笑方式告知:休要掉入这江,否则,便会“免签证出国”了……这雅江绕南迦巴瓦峰折转而下,经传说中最为荒远的墨脱县而南往印度,此前吾辈依稀亦知,事后还曾在“谷歌地球”上查实。但自家毕竟非是郦道元或徐霞客辈门下,故尔此时心之所系,仍是一己之翰墨丹青。当时心思所指,诚属两面:一趋于实,体会目中所睹之江云黑处,定是除涛声外万籁俱寂,一切生灵,皆只于迷茫间活跃;一则径趋于虚,隐觉吾目不逮之地,或亦晴光灿烂,雪峰朗峻,江流澄碧,而世间众生,尽在祥云映照下之煦和境地乐乐融融。缘于所思所感,兼经归后查证彼处大致情形,是以得此示之二画:一名《雅江峡口远眺加拉白垒峰》,境相对取其实黑;一名《雅江峡内加拉渡》,则境相对取其虚白。画已在此,不多说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91 篇之第 940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18: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乱山深处藏家村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那“直白村”距此不多一会儿车程。既至,游览车司机照例给我等定了个回来的时间,于是咱们也不可能还有个讨价还价的余地,只得听记下来,便匆匆忙忙地去作那“游览观光”。老实说,作为旅行者,这点儿时间,除了可胡乱拍上几张照片,更不知究竟还可怎样。幸喜吾人身兼之艺,首先便是可以追忆其境,其次哩,原本也无须比着那实境“依样画葫芦”,是以虽只这点时间,只要好生调动一下己之心目,着意体会彼时彼地般般情味,仍有所得。此之所示,即表现彼处之大境:黑沉山野傍临波涛急乱之江峡,一路曲斜而下,过小石桥、玛尼堆,回折转向荒凉村落。远处可见白皑皑的雪峰;中景乱溪泻绕冈原;就近则秋色依稀,人畜之影式微。整个境地确乎似与吾辈寻常所处汉人地区山水迥异。须说明者:此终为吾之画境而非真实记载。其真实之地,那条斜路上,满是各类小摊小贩,主要又是皆在兜售所谓“旅游纪念品”,杂七杂八之吆喝声,不绝于耳。而吾画则意欲展示彼处原始本真之态。这道理,好象也不用再刻意作甚解释了。盖彼村虽名“直白”,而吾画又何可“直白”也。呵呵。另,画名《乱山深处藏家村》,或亦似可名曰“峡江深处藏家村”,不过既已落墨定型,也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现场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1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藏尼洋河小景四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尼洋河,雅鲁藏布江支流也。其在西藏颇负盛名。而吾游藏之初,却并不知。那日从林芝返回拉萨,午后直至天黑之前,有大量行程,皆是沿此河滩行车,是以得将其形貌,痛快淋漓地领略上了一番。当时天色绝佳,日光明丽,云朵轻柔。河岸上下,芳草如茵,沙坡平缓曲阔,且常有疏密不一的树林,俱枝叶肥茂,形态圆整,亭亭有若华盖。而那流水之清澈,岸容之纯净,也真堪称是举世罕见。想当时,吾辈因长时间关闷在玻窗密闭的旅行车内,早已觉得呼吸艰难,然面对这毕生多半也只仅此一见之“系列美景”,亦自须是打起精神,仍旧兴致勃勃地细细观看。一度因实在耐不住呼吸不畅之苦,也顾不得汽车飞驰、站立不便了,径直去到那旅行大巴入口处,借着一个尚敞开着的极小窗儿,一则吸气,一则也就摇来晃去地,勉强拍摄上了些照片资料。此示之《风光旖旎尼洋阁》一画,便属藉此得来。这尼洋阁乃藏东南地区民俗博物馆,还在去林芝的途中,本旅行团就已经参观过。而这归途中远远观之,其在莹澈天宇间,伴以温柔白云,尤觉可爱。自然,画幅既对实景作高度处置,令其极端单纯化,定已不可再以照相似的感觉来看待了。除此之外,倘使吾人接着还从这沿途观感中发掘提炼出了相关题材的画作,也将一并纳入本文附图内。不过,客观地说,象这尼洋河一类的景致(其实也包括这整个“藏式风景”),倒还真个是更宜于摄影而相对难于绘画表现的,尤其是用中国画进行表现。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当时车内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2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书画论坛交流群:中国书画论坛书法美术
工作时间:
8:00-18:00
 

13777909608

书画论坛客服热线
周一至周日:08:00-22:00

书画论坛公众

论坛公众号
©2014  中国书画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浙ICP备09000366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技术支持:蓝点品牌策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