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论坛招版主
查看: 129152|回复: 23

2017、11、1-13·作画适时手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8 15: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11、1-13·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渐至此行主要部分:神女峰题材。准备围绕周遭一带,弄个系列组画。试为如下。1、《船儿却至神峰下》。遥观那神女峰侧面山脚,人之所为(泊船码头)甚小,而山势本身伟岸。姑且取其大小对比与江山形态变化得成感觉。2、《今识断岸千仞下 万古长江兀自流》。视角转换,一脉山岸起伏奔趋,人文景观愈显其微。而江波清碧,荡摇间尤觉深邃,并流向不知其所以之处矣。3、《船行神女峰下》。特地选用平板货船逆向驶过斯处、并以自家多年前即已悟得之“简笔混合挥扫点染”之法而为。因取其“白底渐进凸显”之势,故尔画面极感干净利落,再配之以通幅构成,甚觉情味佳妙。4、《乃知巫峡仍雄峻》。浑茫烟云间,但觉危崖万丈,汽笛长鸣,滚滚清波涌泻,客船乘势以下,而两岸石壁肌理井然。是为当时心理感觉之显现也,且是落款中已点明“再游三峡所得”。5、《巫山云起 人道将至神女峰·达者江游所得也》。通幅构成最觉惊奇痛快:大片峰崖若堆似积,自右上至左下斜挂以取其势,唯江流中小小舟影,可与之保持平衡。则杳暗岭壑间乱云涌腾而起,视象亦或实或虚,庞杂间又略见其秩序。整体情调,已将高唐之地内在特色隐然相示。此外,手中既作画,始感时下老屋画案稍小。或亦只按“画稿”待之;倘能成“正品”,则以“幸运”相看。呵呵。
·发布此文之际,既至岁尾,恰本年度最后一批画作亦整理出电子档,跟即传入个人网库。反观今岁翰墨之事,这“巫峡神女峰、溪”系列,自当是为重中之重者。其显著特点,乃同一景色,反复作至二三十帧,除各各赋予“文趣诗思”外,不妨也借鉴昔年西人莫奈《睡莲》、《草垛》、《教堂》等“同主题系列化”方式中拟用不同节令天气诸因素,可称这个人“绘画生涯”中之首创。固然,亦唯有斯境(吾谓其为华夏山水“精华中之精华”),方当宜此。本文所涉画作,为此批次之初始;余者待后文再陆续言及。总之,这2017年11、12两个月,本人的翰墨之事,纯然皆是围绕其进行的。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7、11、1-13
另:本系列画作,俱可于个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查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8 15: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道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8 16: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 收益 匪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8 16: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8 16: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完~~~~~~ 先顶,好同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8 16: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书画论坛越办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8 16:5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6: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始谋神女峰、溪一带主景题材。心识此中必有足可为一生代表性画作得以出,则恰逢尘世一无可奈何之事相袭,亦只得宁心定性,勉力仍抽时为兹。所得成画作(或稿)依序记载如下:1、《高唐笼罩暮云间》。峡江峰岭一片,尽于乱云间兀突而起。角隅之地亦略现溪口人居。江浪喧虺涌腾,迷茫中,似有山精水怪在那未可知处悲吟哀啸;天宇亦微呈凄厉之色,而刷白之返照,却将停泊之游船及云朵、山岸与水花照亮。整体感觉阔大且又神奇。2、《神女峰溪 俱呈异色暝云内》。因相对重视客观感受,特别强调其境浓重沉厚之色墨关系,故尔虽整个视象亦不乏奔趋揖让之动态感,但具体细节,似乎略觉表现得拘谨与实在了些。3、《难辨云中十二峰》。调换视角,仰视江上诸峰,但觉烟缭雾绕,水云浩茫,那廓大幽深之巫山麓岭,愈见其高远莫测。而近前村岸,连同泊之于是的两艘游轮,则俱已亮起了昏黄的灯光。对比之下,似亦颇感有趣。4、《巫峡恰当暝雨时》。仍回看江流上方,近岸已自黑沉,三二白色房舍,却从中亮显出来。游船孤寂地泊于那厢。隔江神峰,尽在烟云缥缈内,而满幅斜风疏雨,隐觉有声微茫。画面整体感觉飘逸且复灵秀轻盈。顺带须说明一点:盖因彼时天气真个阴晴不定,偶或有雨有风,是以实存感受之外,更可兼作联想,果真是大有益于吾辈画者焉。5、《俗子竟为神女邻》。崖岸上方,俯瞰江流及霞光笼罩下之隔岸神峰。有子行于村舍依稀之山道,坡麓间橙柚硕然。似存某种言外之意。6、《夜色降临神女溪》。江滩一隅,游船停泊码头之外,水湾回环,亦泊野舟一二。远处隐见那神女峰、溪,连同倚岸而建的一片房儿,俱已自浸沐在澹澹的夜色内。似有朦胧月光或微霜,莹莹然辉耀于画面。整体感觉奇妙而又静谧。7、《我祈山鬼与江灵》。江峡窄束,峰岭对峙。淡薄幽谧烟云间,今世新建之镇江巨鼎前,一子(自当是会意吾人)张臂作呼喊祈祷状。漫山隐见丛丛赫红之草树,而画之下方,亦见江流寂然逝去。似觉有声回响于杳然莫测之处。微憾者:原本十分看好此画,却反于作画时平添心理压力,是以反复皴擦点染过程中,浓黑色墨略觉滞涩,而未若为稿时之淋漓痛快也。看来,夫画者,果当是了无顾忌才是,尤其是这写意画作。8、《江峡斜月映寂云》。神女溪口,水浪喧哗。画之右上角,浮云外新月粲然,幽光兀自将相对之峰脊照得晶亮。而左下角隅之地,一切似皆沉睡去了。此画题一经拟写,便感觉修辞明显不足,然亦已是无可奈何之事。可巧者:由此放开手画,所得居然特别感觉干净利落。9、《峡束苍江 麓岭下 波涛声里听江灵》。为稿时恰值心绪不宁,纵气写之,得极狂放之形态意象。然终是初始之斟酌不够,故尔其整体感觉似略欠穿插呼应。10、《芙蓉一树辉江峡》。温和恬淡光雾间,仍是那镇江巨鼎一带,崖坎侧畔芙蓉盛绽。二人闲步于斯,衬之以隔岸雄奇山势,及波影荡漾之江峡与溪流,更兼画作本身之阔放笔意,入目之感,甚觉韵致生动。此所有画作,俱于近时俗生之纷繁困扰中静心而勉力得之。既至月末,暂且止住,以待下月继续。
· 唯纯正文化艺术可令凡淡人生情味盎然·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7、11、9-30
另:本系列画作,俱可于个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查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11: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12、1-28·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接上月,继续神女峰组画。依次得:1、《峡溪初冬夜 多少旧传入梦来·宿神女峰下所得也》。推远视点,遥望这厢溪口人家,及隔岸神峰。江流已成狭窄一溜,而就近霜叶绛赤之麓岭隆起相掩,令其似断还续。对角天外,隐然可见朦胧之月。整幅弥漫清淡寒冽之气,所题则于未可知处暗显。 2、《古峡朝暾》,写晴艳朝阳下峡江景致。山色清朗柔和,云霞明丽生动;极远峰岭凹处隐见神女娇小之影,若与此岸一隅小小船儿上坐着之人影默然相对。所蕴情味,当可感知。3、《高唐雨云外 巫峡猿声稀 千里川江自此束》。漫天湿云迷茫缥缈,江峡及溪岸色泽清淡而层次分明。隐微有轮船之影自上游方向来;其或是游轮,而内中亦存若达某般怀渴望之情者罢?尤见神峰前麓岭间云意蒸腾,若彼神女有知,当也为世间存此“神粉”而将欣然起舞矣!4、《神山夜月 醉眼观之 竟似远年臆中雪》。仰视月下神峰及天幕背景宛似结成一串之飘然云朵,觉“十二峰”若众仙般翩跹起舞,而江流兀自喧哗以去。正迎着月色的坡麓,依其光照之顺逆,顶侧处亮白一片,似真如披覆着茫茫雪花。画之一隅,泊船灯火通明,亦为此清寒夜色,平添得一丝温暖,与几分意趣。5、《假想峡江冬雪时》,却径直将此江峡,真个表现作冰天雪地之严冬景象。事境还是这事境,然则岂但是千山鸟飞绝,似连顶头的神女,都已掩藏于一片浑茫,甚至沉溺于一派黑甜之梦去了。而峡内江流之水,也象是因寒冻已变得半粘乃至胶着。画之“假想”优势,于此已然清晰可见。6、《设若身飞神女峰上 凭高俯看那厢溪口 三二人家 静对巫山霜叶红》。进一步发挥此优势,径直设想己身跃至高天之上,却于对岸反观这方,则溪山人家,泊船码头,俱历历可见。亦引人注目者,近前迷云覆罩之峰凹地,竟隐约果见一女子之影潜藏于是。斯真个神女现身欤?事境似是而非,然画中题款,则自家当时犹疑之意,却分明已见。7、《唯见神女峰前 银竹霏霏 竟未识彼瑶姬心中悲喜》,又设想返身回到那边溪口,伫立以对杳暗间之隔岸神峰。斯时也,飚风劲健,连江波浪翻起;漫天雨丝,已自湿润着满幅索寞之意趣。兹世之人,与那隔岸仙姬,犹得存可通之情愫否?自问之余,岂更再有可询之士。而彼瑶姬亦默默无言扶立于那厢峰顶,固然其心之悲喜唯其自知,且敢莫还在心下暗暗觉着奇怪:何以当今世间,还有“弃实务虚”者,如同达某……8、《神女峰溪 岂止蕴罩高唐云雨 今达某来兹 似挟荒山雷电至》。则当世狂生之意态,已溢于所题之言表。通幅意气飞扬,色墨幽艳诡异,不单江涛掀起,甚觉湍急;且是隔岸神峰,竟已在一团天火般的云雷内,而惊电之势激越,浑与成上下一派喧嚣。此画境也,倒不知观者看了如何,只某家铺排它之际,端是意荡神驰,挥洒间难能自已。9、《神女溪头昨日风 几多霜叶落庭中》。似闲步于溪岸上方,俯视岸边码头及洒满落叶的庭院,且江峡已因视角关系成一窄缝,则遍山斑斑点点,霜叶尽在微茫云光中轻颤般的。整个予人一种别样真实贴切的视象感。10、《今我将行神女溪》。取溪峡交汇处,水云涌腾喧哗,却见游船已驰向溪内。暗示己心对那即将游观之神女幽溪的向往之情并微觉好奇之意。另,特意将兹溪水之位约略处理高了那么一点儿,似觉船只已是“跃进”了某个“滑道”,甚至担心有着“搁浅”之感。此种清晰感受,却是来自于早岁某次梦中之境,今不过信意撷来。11、《推门神峡山若旧 微忆昨宵酒醉时》,乃忆及当日清晨于兴奋中忙不迭开门所见也。漫目神奇景观,俱在清寒幽澹云色之中,而江流依旧,犹哗然以向东逝。是果如夜来所见耶?则情境已变,身为画者,感受自是不同。12、《朝云缥缈掠神峰》。随兴以作散笔挥点,入眼已觉一派清朗,而高远峰巅,始沐于橙色晨光之内。一抹柔云,似毯若带,依循山势,如在岭头起伏流动。下方空旷水面甚是平静,唯觉碎浪若鳞;隔岸亦可见崖岭脚下今世所建之泊船游山起始之地。辽远西方天外,另有一朵飘浮红云,恰与东面浴光之山巅相映成趣。暗思:那该莫是神女才赴王母瑶池会归来罢?13、《丽日照临神女峰》。以简淡洒脱之笔墨,径直写出劈面而来的这派色光迷茫神异境界。画中,举凡目之所见,皆已笼罩于淡淡光雾间,虽所示绝省,而视象并未失却庞然与浑厚。此不消说又属自家先年即已悟得之“纸底涌现法”所为矣。14、《巫山神女峰》。此朴实直捷之画名,固因欲为此处留一“正装肖像”而起。心知如此这般,则必须以大幅面之作方宜。时下囿于居室条件,姑且将其便视作画稿罢。而其间云色光影之变幻,已然初显所蕴意趣。15、《神女溪畔  云麓暗含昨日雨》。依旧以意象谋篇:溪口降至幅底一带,隔岸神峰,浑若一派叉叉丫丫之剑戟斧钺,却隐显不一,尽然峙立于翻腾缭绕之大片湿云内,而江面亦见细碎烟云轻轻卷起,是已将这“巫山云雨”之意境充分表达。——至此为止,适逢年末。除入溪之后所得题材有待来年再作外,这“主景”之画,也便算是以己艺从未有过之“同主题系列化”方式完成。昔日西人莫奈,曾有《睡莲》、《草垛》、《教堂》等所示各异之系列化作品,而吾国山水,则似鲜见于斯(可染公一律以《万山红遍 层林尽染》为题之作,当不在此列)。今,达某于清寒草野间含辛茹苦得来之本批次画作也,自信他日或将为众藏家虽欲求而实难以得之者。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7、12、1-28
另:本系列画作,俱可于个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查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18: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1、3-28·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开年转入游此神女幽溪一带题材。依次得:1、《船入神溪 回眺巫峰 尽融朝日》。2、《游艇驶入寒溪内 转望大江 但见万峰浴清阳》。两画意味略近,唯视象并色调有所不同,皆作溪口水道入处,崖岸雄奇,而船行悠悠。则渐渐远去之巫峰,已自淡化于清朗晨辉之中矣。3、《舟行溪谷深邃处 静观高天云白 却忆峡外神峰 尽在冬阳微照里》。幅间布溪崖高峻幽险,与渺小游船形成鲜明对照。极远处犹隐见峰峡,是为先前感觉之延续也。4、《船游神女溪》,转而呈现兹溪本身极其逼仄幽杳之境。断崖千仞,溪谷呈作狭隘而微觉水道可通。两岸荒落,绝无人家,但见水波摇荡,昊天云白。5、《七女塘》。船行处,偶见岩壁之上有此地名,并侧旁有石阶隐贯云峰高处。见而浮想联翩,遂得此澹然画境。字壁前静泊扁舟,船头有子独坐,当为达某神游于是。6、《幽杳云光下 扁舟一叶独逍遥 》。仍返身游此实境,崖岸沉厚挺拔,色墨清森,雄放洒脱笔触间,亦未失刻画细致之意。7、《月亮石·但知其为游此神女溪之回航处 并不识由来也》。崖湾一道,壁间镌字,岸滩之上,犹存一旧式屋宇,却不知乃是复修古迹,抑或纯粹今之“旅游景点”。得画甚感清爽,阔放笔触,舒展有致;尤其萦绕于是之浅澈幽溪,最觉可爱。8、《此地亦名一线天》。似也因见其石壁间题字而得来。其名也,各地多有,故尔画作斯题。幅内峰崖雄沉高峻,溪流回折幽深,另具一番情致。用笔则于阔大粗率中见其浑和柔厚,实为吾画内难以一见者。9、《神女驻足处 丽痕焉可觅》。仍取那“月亮石”景物,唯着意将其夸张幻化:通幅七彩斑斓,日色幽艳亦复清朗;高崖之上,祥云轻盈弥漫,微茫间,似乎也难识其究竟。画儿本身,笔意循环往复,色墨于庞杂中犹见干净利落意趣,乃属我蜕心堂尝试探究技法之作。10、《但见石上存罅隙 并不识其由来也》,取船行途中偶得景象,画面感觉庞然丰厚,散乱笔触之内,自有森严之序存焉。11、《船行幽杳地 回眺险峰几重重》。写游艇来至那山岸峻奇之地,境界立时微觉悚然。仰望高险诸峰,或阴或阳,而一水净静空明,尤感飘浮之味。画作笔触复沓而富隐显层次,色墨也甚是沉厚幽艳,也算是吾箧内偶然一见之作。12、《幽溪无尽处 抬头皆是树与崖》。自是此行中常见之境,而因跃出一己实感,顿觉具其情味:船儿悠悠而去,一带蓊郁崖树难见尽头;崖间薄薄烟云掠过,则似感已将行出这片森渺之地,而前路已然可见明媚清阳矣。13、《溪谷内 树崖幽深 石峰高险》。船仍行荒寂水道,则两旁崖岸壁立,植被丰厚,景色清雅。画作本身,笔触阔大且复从容不迫,细节展现亦敛约有度,整体感觉浑厚兼而平柔,实为吾箧内不甚常见者。14、《崖岸荒险 神溪深处 达者何觅瑶姬行迹·老童纪游也》。荒幽滩岸,崖壁方折厚实,隐见溪流曲回以向峡谷间。船儿迟疑般徘徊于那厢;天穹淡白无物,则神女行踪,焉可觅之?15、《今我泛舟青森地 初识瑶姬碎步痕》。一反前画之感知,自觉兹行也,毕竟于峰崖溪壑荒幽之处,暗感那杳远传说中之巫山神女,或真亦无处不在。以是画作中特地安排这船头触向石岸,岩坎间似隐约可见一溜巨梯蜿蜓而上,并留有若干细碎之痕。——那果是瑶姬所遗欤?则昊天茫茫然漫无边际,缕缕白云,默然径自归彼大荒。16、《千回万转出幽壑 远外依然江峡开·游神女溪毕得之》。此行终是有涯:船儿不觉又已返航至初入斯境之溪口一带。崇山峻岭间,大小水域比对鲜明,而此溪行之事,既亦成斑斑碎痕,那此前已然稔熟之大江峡谷及高渺神峰,又渐行渐近矣。画至此,不唯这神女峰溪之游事毕,吾整个“川东鄂西小游”之事,亦毕也。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8、1、3-28
另:本系列画作,俱可于个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查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16: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2、1-27·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始作“海南游”题材。1、《隆冬三亚湾 明媚似三春》。海湾一隅,沿岸小区,花木繁盛。遥天亦隐见岸畔高楼。一带水域,波光轻柔,自是得来于前岁小住彼地之客观感受。2、《击浪夕阳下 回眸三亚湾》,取自于己身海泳之印象。日照既斜,漫目一派苍黛。天空云霞,多已灰暗,却偶有赤亮者。海水波涛散乱,幽光若鳞,其近于沙滩之处,尤显泡沫如雪。二人或立或泳于浅滩,远岸亦可见那海滨房舍。整体境界,于逸笔草草间,仍得相对精微意象。3、《天涯海角》。大致实写其地情貌,唯纳入这“似是而非”之基本构架。以人工建成之场所,与天然海域两相对照,淡白云天下,波涛微茫,已见其辽阔无边之境。4、《水势迫空 海天一色》。写沙岸一角,椰风摇曳,礁石荦确。二人行之于此,似有感于此水天浩茫之境。触目波光淡荡,色墨简略而已存水势变幻之意焉。高空却明显点缀一飞机,此亦为当地常见之景象矣。总之,一时从先前那巫唐之地的幽峡险溪景致,忽转入平阔温润风物,感觉新奇之余,确也须得适应。好在达某心手之适应力久已“操练”出来,一切转换,皆源于自然耳。5、《望中回浪云天遥》。幅间但觉一片浑茫流动之感,而岸礁水浪,悉可见于风起云涌之时。数人伫立岸头玩水,亦点缀得今世之生活情味,庶不致使认为此乃一派荒溟。而所题宁有意乎?6、《岛礁险峙 岸滩平柔·游天涯海角得之》。实取其菡萏般巨礁于前景,一子漫步石下。视线延转处,沙岸回还,椰滩舒展,海浪却整齐复又迭叠,由明晰而隐淡,直至天边。低空则设布乱絮般积云数朵,怪怪地俯临着这足迹散乱的沙水湾儿。斯固然非是海边难得一见之境矣。作此,勉力于平中求奇之际,心亦多少有些慨叹:达某是真真每与己“过不去”也!倘此景直接以西画表现之,何等简捷……而此亦即何以并未直接作诸如“南天一柱”之类题材矣。7、《天涯寻觅苏东坡》。此当属志事性画题,所写之事境,已见诸吾辈同题名文字。则画作毕竟相对涵浑且复直观,唯展示其一派亮白清阳下带有迷茫动感之意象耳。8、《昔者蛮荒地 今为洋派楼》。其写当时漫游园内偶然得见之小趣。所撷之景,感觉多少有点儿“杂揉”,但那份和风拂煦、清艳若春之景象,毕竟令人观之心情愉悦。尤其画之近前,草圃间燕雀轻飞,侧旁路边,有长裙女子牵叭儿狗徐行于花竹下,益显其“小资”之情调。9、《我于南海听潮音》。径直表现吾人斜倚于所谓“南海”滩头,背景礁岸辽阔,白浪滔天;远远则可见那巨大的观音菩萨塑像,正以大慈大悲之庄严妙容,面对尘海之一切有形。或此画中,艺趣文心与朦胧之宗教哲理情怀兼而参半罢。10、《初识山中龙血树 以越世上长寿门·游三亚得之也》。虽志实事并写真景物,然终是穿凿意蕴,组合游观之感受,是以得成此于实沉间微见其幽森杳澹之画境。11、《龙血树下 南海滩头斜照红》。取南山一角,却将其“不老三松”(即龙血树)作为画幅主要衬景,视线越之,则恰可远眺一派金红斜照下的海面,并那观世音菩萨雕像,乃觉其境绚丽而又壮阔。12、《疏风细雨亚龙湾》。实地景致,以作穿插组合;尤取其实在之天气感受,因此而得似真亦幻之画境。清淡之色墨与粗细相间之笔调,加强了画中飘逸之感。另,画之近景,数人于沙滩撑伞聚玩,亦然为其平添了几分现世之生活情味。此实忆及当日在此斗牌“拱猪”得来也。13、《纵目菩提枝外 天海南端 敢是观音真道场?》复取南海场景:一带坡麓平缓,近前数丛三角梅盛艳,衬托出侧旁中景之大片菩提树林。有梯路迤逦而上,则又直望那南海主景,因之似将此画题抛出。人间皆愿己处实为仙乡,斯意也,画者作何不可理解。则画中之境,又似乎介于二者之间矣。14、《西岛·想兹应处海南西》。并附题咏曰:游三亚得之也。时泛舟至此离岛;天青水碧,椰风漫拂,极其宜人,因以志之。画乃取其空灵淡然辽阔之意,以率性之笔为之。自感横挥斜扫之间,海天清朗,水波净澄且复律动有致,虽简略却甚得当日之真切体会。15、《椰滩遗海迹》,是由当地实景所剪裁取舍而得之。记得那一带椰林之下,颇具情趣地散布有大量海洋物类之雕塑;而其不远之处,又有一台风体验馆。当时一路观之,且是亦真个去那馆中体验了一番飚风骤雨,冷得个瑟瑟瑟地。及待再又返回这艳阳天内,入眼仍是一片光彩缤纷,因而得能有此意象。唔,画题未竟,则这年后之二月却短,不觉早又到了整理本月画作之时,姑暂以结之。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8、2、1-27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18: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窗外同为炽烈炎暑。手中活儿,却由日前涂布刮板作油画,转而回复为挥毫染墨弄丹青;幅中题材,亦由那异国山岛,倏然变为此神州湖野。方粗染罢《暝色下,雨云笼罩青海湖》与《西海晨曦》两稿,并草拟得《此即古之瑶池欤?》连同《西王母迹曷可觅,入眼尽皆游人影》二题。而所执者虽异,则又岂碍我艺者恬静澄明之心。涮笔洗砚之余,于电脑内所收存之《花神系列》古乐声中,怡然信意敲此数行文字,以志心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8 16: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5、28-6、29·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铺开昨岁得来的“青陇行”画题。1、《岷江两岸 荒险如昨》,却是车行当年地震灾区,所见景象。可叹时过多年(即使距吾辈前次经此,也都好几年了),那一带看去依然荒落不堪,山体亦复微呈泡酥松软之态,真个感觉不宜停驻于此。唯有一点不解:这倒是本身已无法进行改造哩,还是大量赈灾款项,并未用到真正需要之处?2、《川藏小县 夏云瑰奇》,却是那日即将至达阿坝县城之前一瞬所得印象。当时天色已晚,飚风劲拂,周遭地面已觉暗黑,而天空竟是异常明显的七彩缤纷。那由远至近的县城一隅,亦然渐次感觉灯光鲜亮。眼前隐隐约约,则仍是草原上常见之情景。整个虽浮光掠影之作也,其阔大劲健之笔触与浑厚浓郁之色墨,毕竟相当肯定地传达出了此心的特殊感受。3、《此地只应天上有》,写青海年保玉则全景。画中坡岸起伏,草滩蜿蜒,其间隐约可见百花清艳。长天卷云之下,遥遥正对那披覆积雪之神山,而山下碧湖如鉴,微泛涟漪,整个景致,端是宜人,其亦由滩岸间憩息游人之情态得见焉。如此平柔静净景物之描绘,固然非是自家素常手法所适;然力避“小家子气”,终又是此心之恒久追求。如何得能兼顾,也算是此之面临课题。4、《仙国遗珠》。心识前画手法未可为己作之常态,此画重趋大刀阔斧,将年保玉则景致分割与特写:水岸一隅,小冈突兀,长滩劲挺;自中景之坡麓至远景之峰岭,尽皆祥云萦绕,天光淡荡。一子伫立近前冈顶,似眺望云中仙山以作遐想。其对此决绝凡尘之雪域山水由衷之赞叹之情,乃跃然于画面。5、《仙山圣水间 群鱼聚此 堪称极乐》。仍于斯境,将视角逼向雪峰近前。一切尽已渐次幻化在圣洁白光之内,而低下静影沉璧处,清波荡漾间,大群高山冷水鱼类,悠然浮游在此虚溟水国,浓淡隐显不一,自是难以胜数。木台边上,一身着藏红袍子之人,似俯首与鱼交流,因愈见强调出画中之仙梵气氛。画风亦属阔放,诸象俱在似与不似之间。6、《雪域仙湖》。实则唯取这湖岸一角,碧水多已截除于画外,仅存曲回之水际线,聊以示之。赭赤草坡上,雪意迷茫中,有经幡隐约飘动,更有一子,仍着藏红长袍并毛毡帽儿,正对着紫焰缭绕之火堆默然祈祷。低空处,大团迷云,犹如笼罩在经幡上方,遂令画中那所有可见与不可见之处,越发显得神秘莫测。整个画幅,若隐还显之点厾挥扫笔意外,其清艳净澄之色墨搭配,亦属不争之特点。7、《达日途中》。高原行旅,眼界开阔而所见感觉变幻细微。此画即于山环路转、河川陡现之际,捕捉其入眼之第一印象:风日清和,云光幻化,万象尽在或明或暗间,呈显斑驳陆离之跳荡感。兼之地貌本身起伏奔趋,富于动势,色彩关系亦复淳厚浑茫,因而看去果称令人心往神驰之。8、《麓滩藏寺》。依旧云日晴澹,峰崖之下,山路曲回。沿河一带,隔岸倚傍坡麓之地,长滩上攒三聚五,藏式寺庙于柔和清艳之阳光下,悉呈斑斑点点之金、白、红色彩;而远近山川,高天浮云,断崖暗影,一概应和河上清波,似乎微作喧哗,引领吾人,行将继续探索那未可知处焉。整个画幅间笔意劲健,抑扬顿挫,粗中有细,物象皆若由虚无中生发,诚属返观乃可令吾怦然心动者。9、《青海果洛道中》。柔和晴光之下,淡淡山岭一片。弯道上,有轿车停于路边,数人盘腿小坐。近前草皮赭黄,树丛暗绿。放眼望去,白云悠悠,昊天高远无际,是真不知斯境何处方是尽头。幸亦所途经者,并非穷山恶水,而清润之意,自在触目浩茫间。10、《河滩陡转 车入地峡》。清旷川滩横现于眼前:水流平缓,滩岸高低不一。有简易公路弯来绕去,侧旁路桩历历可数,而傍水处,寂寞三二帐篷,且是河面亦见群鸟翔舞焉。顺其流水方向,公路渐渐折入幽澹峡谷之内,已然并不见有甚车影,却唯见一派大大小小的云朵,似于峡天之际,兀自轻盈跳荡。咳,陌生之地景观,入之吾目,感之吾心,终出于吾手中之翰墨箧内。11、《川原旷阔 麓峡幽深》。云天高远,幅间横亘曲曲折折天际之线。辽远景象,只越过峡谷缝隙及假想之峡顶以外,尚得见之。近前触目处,沉厚若垛之麓岭崖壁,一一排列有序,其间石纹毕显,林树隐约。则同为画面右侧狭隘之地,山路似飘带般垂展而下,满含动势,直指左前以远。路上有车顺水而行,亦颇示其“自驾”行旅之情味。12、《一带麓林辉碧穹》。荒峡之间,溪河弯处,道路狭窄。一带麓林,斜仰而上,与冈岭结作回环之势。似有满天辉光,轻柔映照漫目赭翠。岭头些许灰蓝云朵,却飘浮在淡白虚空,自与晴光朦胧之山野呼应乃得一派清和之趣。当属身历实境方可感知者。13、《峡岗险峻川滩远》。近乎死寂之间,有巨冈若柱,劈面峙立于画之当幅处。四下里别无它物,但见幽暗峡回,晴澹川远,正不知其由来以往焉。视象刚硬奇突,未刻意于境蕴之谋造,而内涵似自在若有还无内。尤以崖壁之晦明参半,平添得某种难于言说之荒率怪异感觉,亦是为己画中不常得见者矣。14、《断峡残云》。陡峭实沉之峡湾内,绝崖上似有万千凿痕。此果为造物者所留之所谓“鬼斧神工”之迹欤?游者未识,而亦曷又有谁可答。唯觉涧谷之底,水浪喧腾,鼓躁声势;应和着高天异光辉映之云朵,顿成震慑人心之意象感觉。15、《奇石峙于绝壁间》。细水中分,两岸壁立。险怪岩石,时出于延绵峰岭之内。画幅轮廓,起伏跌宕,有如锯齿;映衬着天际紫白云霞,亦然突显其异地之风貌,堪称闭门造车所难能意想。16、《寂峡幽居》。周遭崖壁环列,荒颓间隐见半崖上有着勒石般痕迹,则显然是为山道。崖下川滩,多已干涸;一小小屋帐,索寞地独存那厢。咳,毕竟已渐渐得见有了人烟!而整体淡白萧条之天地景物,却依然使这心中,有种空落落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17、《僻峡当兹是尽时》。山回水转,终是觉着这老大一段荒幽之路行尽,眼前已自有了人间气息。画中溪滩之上,草地丰润,牦牛群集,而其内亦隐见牧人牧犬,且是稍远之处,几座白色篷帐,亦甚显逍遥安适。不过通观斯境,仍非富庶之地,尤其背景诸山,茅干草败,疏林间砂石裸露,秃癞似的。唯有那高天之轻柔白云,方赋予其地辽远自由之意象。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8、5、28-6、29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17: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木匠之家》等二则图文(1978年)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g6DWwAU0WFjFkSUa#r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11: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6、29-7、28·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仍为昨岁“青陇行”所得画题。1、《玛沁至西宁道中》。悠悠长路,沿途景致无限,全在有心之人认真撷取。兹车窗外所掠一瞬:川原旷远,风沙云日,依稀入目而轻抚心襟。由近前砾石蕨草顶头眺望去,但见极天之处荒野微茫,视域间除中景处土丘之下有一红墙黄瓦之藏寺,别无可圈可点之物。而唯其如此,则已将斯地情味,尽行批示。2、《昔时青陇尝入梦 今者俱至眼前来》。刷白之土原一道,有似荒颓城墙。沿线民居禅塔,约略可见。侧畔,低平且是相对润泽之地,有麦田些许,其穗既黄,随风摇动,隐微生意,使人爱怜。如此这般之景致,映衬着上方一片淡淡灰蓝之天,个中情致,真是难以言说。3、《陇上麦黄》。似于甘肃边界,但见土岭延绵,坡麓之上,沟梁明显。其下川原中,黄色麦浪,恰似大河奔腾,直向白云舒卷之远方。不过,毕竟此波浪令人觉着轻柔且复亲切愉快;“河水上源”,已然“干断”一截,几束麦秸,表明时值人间收获之际。而右下角绿荫之下,几个憩息中的割麦者,分明越发添加了一点画中之趣。咳,这是陌生却又熟悉的乡村生活,于此心底激发出的共鸣感应;诉诸楮幅,自是以别象牙塔内养尊处优、风雅矜持之丹青画手。4、《河水犹清天际来》。极其有限的几点色墨,信意挥洒出浓淡有致的辽远景象。天边柔绵云朵之下,顶头尽皆披覆白雪之座座岗峦,由远而近,乃接眼前草石灌木交互错杂之低平滩岸;其间水流清澈且又湍急,柔亮光滑之质感,明显可见。角隅之上,一小小皮筏,愈彰示出其地域特色。此乃大河之上源兮,静澄之境,不能不令人怦然心动。5、《塞上沙风卷暮云》。残阳夕照下,大片苍凉之崖岭,如在飚风中起伏呼啸。崖脚一带防护林木,亦随同风向,俯仰翻腾,且对比显示出空白之处的沙碛。渐渐暗沉之天外,五色云霞,则哪得祥和之感,分明转显出斯境之诡谲暴烈…… 6、《麓滩下 遥看藏寺接云天》。隐然河滩一线,陡见冈崖突起。则麓梁起落,中有层层叠叠大小不一之藏传佛教寺院,其暗赤金黄粉白瓦墙,足使这荒凉之境,顿感庄严神圣。主体寺群之外,犹有零零散散之庙宇,远近连绵。那远方甍顶,淡淡地辉耀着天光,尤觉与岭头上大朵白云,相映成趣。7、《暝色下 雨云笼罩青海湖》。暮雨弥漫中,隐约可见,湖畔一带,草岸曲回。临水公路边,一暗红色小车大张着车灯,正驰向较远处同在水边的一幢楼屋。那自然是这景区旅舍或“度假村”甚的了。湖中伸往远方的滩岸,亦在朦胧间,影影绰绰地可见得一点游船设施啥的。这初到一地的陌生甚至惶惑之感,自是已潜藏于幅内。8、《西海晨曦》。清晓于这湖畔环行所得意象:平滩或伸或缩,乃成曲折水岸。沙草间,有溪入湖;而侧旁不甚引人在意之处,似有微茫白霜一片,细辨之,却乃正怡然食草之羊群。中景岸滩咀上,泊游艇三二,然那浩茫湖面,除偶见小礁,竟空无一物。则霞光却穿透层云,晶灿地洒向清清湖水,其静寂而欣欣向荣之感,观之令人慰藉。9、《此即古之瑶池欤?》,其直写景区大貌。坡头门楼高耸,树丛间隐见有路顺坡势而下,通向低滩上游玩设施汇集之处。彼地亦可见其碉楼矗立,经幡环绕。近前滩岸弯曲,阔路上有人撑着伞儿徐行,以示天犹下着细雨,——湖天之上暗云飘飞,云朵间朝阳微透,整个波光漾摇中,同示恁般所谓“清晓太阳雨”景象。这分明便是今世之人间旅游地景致也,题款知而故问,也属有趣。10、《西王母迹曷可觅 入眼尽皆游人影》。直承上题。平阔沙草滩上,各种托名宗教、实为世俗之点景设施毕集,而众多游客齐聚于此,或围观,或散布于周遭自觅其乐。透过繁密主景,颇令人关注者,乃澹澹之湖面,空旷却又神奇;尤其是水上一道升腾之云意,显然有助于出世之遐思。自觉此画面繁简有度,色墨清丽,亦张亦弛,甚具美感。11、《此岸焉称西海渡》。视点转向景区大门这厢,微呈俯瞰,故尔辽阔湖滩,悉收眼底。近前门外一排杂色车辆,依屋墙停列;绕门墙一带,绿树青森,夏花飘缀。遥看湖野,景物虽淡远而历历在目。延伸入湖水深处之游渡,恰与对岸天际薄薄乱云相映成趣。斯微茫之云也,环列有若舞动,而中空似开“天眼”,因以亦暗将画之标题顺势引出。12、《今我行来青海湖畔 却觉瑶花弥野 淼水接天》。森碧巨杉之下,搁架步道上,二人凭栏伫立。周遭滩岸,花草丰茂,杂树枯荣不一。触目处亦示长长泊船之渡,却与近前绿野形成构图关系,并与远外空茫水天两相对照。树荫旁,一鸢恬然翔于水面,可称约略将这游者之趣抒写。13、《西海岸边水接天 游人来此自留连》。搁板步道一角,花枝绰约幽粲。一小帽短衫长裙女子,手持今之平板电脑,正为眼前之景拍照,情态隐示欣喜陶醉。其所面对者,青碧湖水漾起漪澜,倒映着高天白云;兼以沿岸绿草如毡,远山含黛,并些许篷帐幡堆,极具当地情调。国画山水为此,亦属新颖有味之事矣。14、《青海长云暗雪山 山藏迷雾数重间》。暂且摈弃当时实境,却仍于真实意象间觅寻情味。静寂水域一片,近前依旧白塔彩幡,绿树红甍。隔水越过岸畔长长云雾,则见圣洁雪山,端然显现于是。此固为胸中之假想矣,而幅内所附文字“游此西海畔,忆及古人语,默慨于心,归后乃得画意”,已自将其由来道出。15、《今我行来青海头 万千古人诗句 对照皆休 然其造物所赋之美 毕竟无俦》。总结游此青海湖之整体感受:分明与古人笔下之境事两两相异,但其入目之景观,终是令人觉着非内地所得能比见者。而那沿湖之搁板步道、泊岸之今世游轮,以及所有宗教物事之外的自然环境,尤其是颇享盛名之清丽油菜花,更是点缀出这杳远之高原大湖鲜灵之特色面貌。由此亦见,达某撷景为画之意态,的确择重于世俗方面,唯求于内稍得升华。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8、6、29-7、28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其文图对应之帖,稍假以时日,将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附:

吾辈“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为己之写事,实提出一大大课题。与此前自家几个系列之“画中游”不同者,其已然大多放弃表述中一切相关事态之因由,主要只是对作画“想法”、“感受”及“效果”之文字阐释,换言之,即基本排除其叙述性而特重其抒议性与描绘性。而如此这般一来,同为众多之山水画作也,每尽化作文字,只在其间求得变幻无穷且复有滋有味的功效,个中难度,似乎已可想见。所谓纯文学感之形象化与意境化展示,以此即堪为例。想当日法兰西文豪福楼拜训练其弟子莫泊桑,促使其以文字精确表达一切事物之性状,彼亦可作吾辈写事之圭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08: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9 12: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7、31-8、29·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继续“青陇行”画题。视角转入直接表现沙漠景致。此倒亦与时下巴渝天之大暑且渐至秋燥,两两相关。1、《敦煌鸣沙山》。以“鸣沙山月牙泉”景区大门为立足点,实则主要展现中、远景之沙海面貌。除彼地之相关物事外,幅内极简且是干涸的色墨本身,亦为着力之处。如此这般景象纳入大写意中国山水画作,其难可知。而其至难者,尤在于其整体既未可用浓郁之笔墨切实写形,却又须于至简至淡中,避免过于单薄乏味之感。2、《夫妻柳下 忽闻远外有甘泉》。取当地实境,以男女二人,坐于这所谓“夫妻柳”树荫之下。旱风缭绕,周遭并无多余之物。而画之右侧,木质踏板桥两旁,荒蒿几许,亦随风摇晃。则草树何能离得开水?画外之不可见处,自当是暗示彼月牙泉之存在矣。而细观此景致且咀嚼画题,居然却似有甚未可言传之味,同时也在画外。3、《炎天火海月牙泉》。径写沙漠中那月牙泉实境:弥天日色,若焰火缭绕,挟光带风,喷射大地。下方一派荒丘沙海,内中却奇妙地依存着这玉鉴般的一弯清泉。画境既出人意表;手法亦激情奔放、点厾挥扫交互写形。为配合此炎灼之境,画中色墨,皆微呈白、赤、紫、橙及赭灰,且于匀染之外,更注重其干涩焦燥感觉。4、《静寂暑天中 唯见月泉辉赤日》。同一境地,则以完全不同之手法写出。与前画天旋地转、躁动不安之视象感形成鲜明对比,此画幅也,虽亦同处漫目炽烈色光内,却着力于一个“静”字。整体景物,俱呈现在相对低平之视线内,似坦坦然承受着这份断难抗拒的铺天盖地般的酷暑。画中亦求明暗对照之感;且以极淡之彩墨,显示日若熔金,浇洒大地的景象。平淡中则偏偏又出以奇异:一轮实写之赤日倒影,半浮半沉似地凸现于那月牙泉水面,而高天之上却并未直写那赤日,转以题款中那方朱印,作为色彩会意,与之两相呼应。5、《鸣沙山外斜阳赤》。眼前沙山若城陡起,而血红残阳低压于沙梁边际,其周遭及岭梁一线,灿烂云霞缭绕。画之下方,鸟瞰月牙泉主景。一子独坐檐廊下,似对着远前大漠落日景象愣神。全画笔意粗中有细,势如风驰电掣;色墨亦一气呵成,若不经意间,自有画外之象存焉。6、《残日沙丘下 谁人留得 几行零乱足迹》。高大塔殿,挤压于画之一角。迎面所向,则为那巨大沙丘,其威势恰及于此。楼廊侧畔,一大丛艳红之刺藤花,亦俯首对着那轮犹如搁置并滚动在沙岭上的赤色残阳,显示出一种无言之诡异。天边飘浮之彩云,与光照下的辽远沙丘,犹然添加了这略觉奇妙的气氛。眼前沙坡之上,散散乱乱的些许行人脚印,显然进一步强化了画中的寂寞氛围。整个画幅视象,则干净利落,绝无拖泥带水痕迹。其快速对全画局面之把控,分明也利益于近期重拾油画时之悉意推敲。7、《沙风摇曳处 旱舟忍看夕阳红》。残照下平沙一片,远前隐见古代废墟。就近之地,似处于绿洲尽头,则休憩之骆驼,或立或卧,俱愣神以向远方,而画外之意毕显。此质朴生灵,俗谓“沙漠之舟”,固勿论矣。画儿本身,呈象极其粗率。尝欲略作细写;稍稍下笔,却觉意趣将减。遂赶紧保留这简易形态。8、《蟾光幽映月牙泉》。同以所谓“破笔”,驱极简之色墨,试写当日游斯地时,即已假想之这沙海灵泉月夜风光。其朦胧意态,悉显于浓淡有致之构成关系,虽省略,却未失于粗疏。作画之际,恰当今岁暑秋末伏首日,炎天之下心之所向,已是不言自明。9、《夕阳斜照荒沙远》。古关一隅,门路洞开,有驼队缓缓向着茫荡沙海深远之处行去。天边挂着残破之日,其渺淡霾雾间,却浮着几朵轮廓分明的云彩。整个沙漠在夕照之下,色泽甚是浓艳浑厚;画面笔触,亦复刚硬肯定。所题意蕴,已在沉寂之中幽幽体现。10、《冬雪下 千虫万豸待春来》。其乃当时立于旱火海中,转思闻说这月牙泉一带,冬日在冰雪覆盖之下,竟格外觉着晶莹剔透的那番景象。亦算是“思寒而解暑”罢。作画时,另也想到,倘这片沙漠绿洲,大雪迷茫间,暗地里仍蛰伏着若干细小生灵,则彼等岂非又在此严酷环境下,翘首以待春之到来?于是几经联想,笔下乃出如此恁般绝然不同于现场感受之景致。11、《荒沙隐伏灵柔雪》。进而假想斯境处于迷茫雪意中,澹澹天光下,几许塔殿,已然被灯火照亮,则那月牙泉水,却似一弯平薄之冰鉴,亦如镰儿般地铺置于那厢。周遭沙雪交错,坡峦柔缓,直延展至未识其边际之瀚海深处。作这般景致,自嘱休要混同于工笔,仍须是保持写意风味,因而略觉纠结。然转念及尝有“工而犹写”之山水大家东山魁夷辈,遂坦然为之,但抒己心,并不在乎其形迹之拘放,尤其不再患得患失也。12、《茶卡盐湖》。写此奇特景区观光之车所至尽头处情景:晶岸之外,盐份饱和之水似微粘稠;众多游客下车后入湖玩水。远天乱云翻卷,阵雨时至,且是与湖面浓淡对比,极具视觉意象。是为斯境今成旅游区之客观写照。13、《炽天辉耀一湖盐》。目光转而投向相对清静一隅。云天如箔,澹而晶亮;极淡处隐见白日当空。其下,清浅湖水遍起涟漪。仍有一群游客,伫于盐岸尖咀处,以作空阔之境点缀。画面同具此作用者,乃极近前一绳所系之各色飘旗:不单具备简捷明了之生动性,且是为之增添了五彩缤纷感觉。14、《盐湖上 云艳风清 水纹如织》。有若沙湾一角,实则滩岸尽为湖盐结晶,一派亮白。二人自屋后闲步来此。背景仍是浓云密布之长天,其云朵不唯巨大且是明显,亦复暗具五色。云天之下,湖水随风动荡,其纹有似乱织之线。整体当属取法自然而颇富实境之感。15、《警眸处 盐雕一片连山麓》。写沿湖岸步行得见之境:木踏板行道搁置于盐滩之上,蜿蜒以向远方。与天际之线参差齐平,乃微茫浮云下大片起伏有致之水岸景观,其自然云物外,犹有众多景区盐质雕塑。景物本身颇具当地特色及旅游色彩,固勿论矣。然那盐雕内容,尤其主景人物中,以民族英雄身份存在者,亦有在世之时视我华族为鱼肉羔羊者,而今众游人却顶礼膜拜并留影于其前,则近黑色幽默之事也。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其文图对应之帖,此前已开始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附:

吾辈“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为己之写事,实提出一大大课题。与此前自家几个系列之“画中游”不同者,其已然大多放弃表述中一切相关事态之因由,主要只是对作画“想法”、“感受”及“效果”之文字阐释,换言之,即基本排除其叙述性而特重其抒议性与描绘性。而如此这般一来,同为众多之山水画作也,每尽化作文字,只在其间求得变幻无穷且复有滋有味的功效,个中难度,似乎已可想见。所谓纯文学感之形象化与意境化展示,以此即堪为例。想当日法兰西文豪福楼拜训练其弟子莫泊桑,促使其以文字精确表达一切事物之性状,彼亦可作吾辈写事之圭臬。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 17: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己画连载之帖《蜕心堂存墨》,曾在新华网“发展论坛”上有过四十余万次之点击率,所以尽管彼为官方喉舌,审查既严、帖子得“见天”亦慢,但吾仍不愿自行放弃这“推广阵地”。偶尔通过彼处自家空间浏览今犹有所记载之单次帖子,见其点击率,每帖一般仍是从数百到千余甚至数千不等。看来这“坚守”确是有价值的。另,今见吾《作画适时手记》中“海南行”一帖,有人留言道:“国画画山、画鸟、画鱼的或有见识,画海的见识不多。祝贺你,你赢了。”其现世之“胜负观”,固溢于言表。而彼岂又得知,吾人也,笔下翰墨艺中,除“好山好水”或“传统雅道”之类“常态题材”外,举凡入目之自然及人文形态甚而纯粹之心性感悟——洪荒水陆、雪域冰川、沙漠戈壁、草泽莽原、繁华都市、穷乡僻壤、人畜巢居、生活器用乃至浮生梦想与那幽暝幻影,何样未尝纳入一己画图?既称达者,发人所未曾料想甚或不屑见闻,皆得相宜,方当其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09: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9、30-10、31·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青陇行”画题。1、《冷龙岭》。行经祁连山北麓张掖、山丹、门源一线,觉怪岭奇峭苍凉,且沿溪谷一带,亦偶见西北民族风情之居所器物。归游之后拟纳入画,并于地图上查得其岭名,甚感合辙,乃乘兴径以此名为之。其先略拘于实,左看右看皆觉板刻了些;后放开手挥写,顿时画面飚风飞舞,灵动之意盈幅。尤以其颇似龙首之山岭(斯以当时随意撷得之照片为依据)昂然向天,最觉精神。当然,倘欲称其有如该地巨犬,也未尝说不过去。呵呵。2、《草原古城》。旷阔草滩一带,近前岗峦起伏,远处雪峰横亘。云天之下,一溜朔方城堡,亦未考较归属何族,但觉为此景观,很增添了几分地域风味。则其地远古之时,“天苍苍、野茫茫”之概,依此似也不难推想。3、《陇上春归花谢时》。万亩油菜花田,几近一色青翠;毡毯般之厚重荚株丛内,尚存些许黄色花蕊,斯自当已点明画中所题季节。并有今之机耕道,斜纵深入画面,遥接天际连绵雪山,及山下一片白色村落。另,幅间醒目处所点缀之人、物,亦俱有助于当地特色之表现。兹青海嘉美风情也,果是有别于它处,且复令人观之而咏叹再三。4、《青陇纪行·门源菜花落》。青海门源,号称世间最美油菜花海。因所至季节关系,则其已为一派绿原。此画径以观景地实境写之,展示彼处于迷茫云天下,满川遍麓绵柔密实之景象,而其微觉寥落之感,亦自显现。5、《陇南日丽风和地 却见花车沿麓行》。此实写当日所见:绿色冈峦,萦带辽远雪峰。一回式花车,由小毛驴儿拉着,沿坡麓处,笃笃地闲行在清朗云天之下。画别无深趣,唯示之简明意象,以志相对特别之异域情味。6、《青陇小镇》。记写当时伫于“最美花海”之观景台上所得视象:微茫之青海长云,令远处雪山忽明犹暗,历历毕显。一带游山步道,迤逦而下,径直通向山脚景区入口。浑茫绿野间,亦似是而非,跳将出几许亮色。画作笔调整体概括,物象为形至简而神色齐备,堪称一气呵成并合于己心者。7、《云影飘浮处 想此满山花盛时》。实游于此,虽未逢花期,何妨心遐想之。于是信笔得来人凭高台木栅,眺望缭乱春云之下,雪峰跟前,漫山遍野粲然油菜花发,天地一片馥郁明丽、我心但觉澄彻舒爽,如此这般,通脱淡荡柔媚光明之境。画由心生,乃当其谓矣。8、《青陇行得之·甘肃兰州至武都途中》。绵柔云天之下,清浅河川一带。远方山岭,微映于些许斜阳;则中景近景麓崖,却尽覆轻荫。河滩上隐见群羊,而那牧人倒也不知去何处逍遥了。咳,异地平凡之处随意撷来一境,今归游已是年余,笔下所出,见之颇慰温馨记忆。9、《车别羲皇故里 远前却是米仓山》。车窗外一带而过之意象:彼天水也,皆称人文初祖伏羲氏纪念地,其景物本身平淡无奇,则今世之旅游建设,自亦略以彰示。风驰电掣间,一派川原迷茫;不知不觉,前方又见万重山岭。既至近前,道旁乃有标识,示“米仓”山名。各种闪烁不定之印象汇叠此心,今挥毫布墨之际稍加整理,遂得斯作,观之似有悠悠不尽之概。10、《川陇之间多险岭 多至入眼计数难》。陇甘川陕之交,崇山峻岭密布。车行之时,偶尔竟至感觉窗外遮天蔽日。记忆中得来画图,浑浑茫茫,积苍为黛,但求表达当时入目及心之意象,重现其雄峻幽深大貌,并不在意那一岭一麓、一壑一涧之具体细节。是耶非耶,亦只观者诸君有权评说。11、《云从险岫生 江自狭川出》。盈幅尽觉动感带风:峰岭耸峙于起伏腾涌般之坡麓;荒山间难觅一树,唯见草石疏黄,赭内含青。岩岫周遭,片片迷云,不知自何飘逸而来,已渐弥漫天际。山根之下,则见有川水缓缓泌流,并隐见数人伫于岗滩。造化入眼,文心掂之而凭借丹青之手,终得此画中浩然灵动之气。12、《青陇游归 广元将至》。黑沉山野,毕竟有涯。峰回路转间,眼前陡然一亮,乃见江天平阔,滩岸悠远,楼房接叠而莫可数计,则现代城市景色,已历历在目焉。画取此象,作迂回曲折布局,略得彼时归途中所感之意。13、《幽山水库》。不记得何处得见兹境:一派森然野岭中,却见堤坝高筑;上者积水成湖,而堤下溪流轻泻。曲折公路,腰带般萦绕其间。两旁庄田林麓,实沉浑厚,且是山形水势,藉此笔致,亦颇得生动活泼之概。旅途所撷景物,描写有据,似也真个不同于舔笔暝想得来。14、《高架桥边 煌煌古寺映斜阳》。突兀冈岭耸立幅间。一座今世常见之高速公路桥,并些许附带设施,依贴围旋于彼,乃呈奇异对照。且是细看那诸多寺庙建筑,分明亦属两种基本类别,其显而易见,是因不同历史时期得成。画中斜阳澹映,云天微茫,坡麓岭壑及各种人工所造物类,忽明忽暗,悉出以肯定之笔调与沉艳之色墨;通体视之,甚觉不同于一般意义之山水画。其亦诚为真实世界所具之特殊景象矣。15、《苍崖远外 隐见嘉陵江水碧·青陇游归 观之我心自感怀》。一派麓岭直逼目前,遮蔽画幅大部。其间或土石,或林树,俱呈起伏开合环抱之状。坡梁一线,依稀可见亭廊塔阁之类点景建筑。画面左上方空阔处,远远则隐见江水依绕。此显然已为故乡之水嘉陵江矣!远游归来,观之心内倍感亲切。而画面效果本身,因其布局独特,则呈现不同于往昔画作之视象感。此“青陇行”之系列画题,至此终。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此帖附图为《青陇小镇》。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此前已开始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0 10: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11、30-12、29·作画适时手记·续“游綦江丁山湖暨东溪古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1、《湖上轻阴惊水鸟》。湖湾一片,与溪口相接。微见平桥古木,近屋远村。引人注目者:大团湿云磨盘般置放于小岗顶头,却又甚见其飘浮之意。而云影沉落于水;群鸟或误以阴翳将至,惊起翻飞,水面遂激起道道划纹。一叶扁舟,倒也悠恬自在徐行于那厢。整个画作,笔触阔大厚实,概括间则得见柔和细致之貌。2、《竹岸前 一泓清水漾遥天》。低平滩岸横展于画之中部,隐然可见轻柔浮云下,似乎微带落霞之辽远天际,兼示前文所曰吾人驻足之“得月山庄”附近景观。大群归鹜,星星点点,虽极简略却颇具生动之势。近处岸头,亦见小桥流水,住房泊舟,并大片随风卷动之竹林。湖面于平静中微显摇荡漪涟;水意清澈,而空明之感自现焉。其画风看似相对明晰,则一切云物,仍处于涵涵浑浑状态,固达某一向之作派也。3、《舟归得月山庄岸》。转换视角,仍调向当日居所附近。坡坎跟前,滩咀伸缩以成环抱之势,沿线景致,皆历历在目。孤松拂岸而游艇轻漾以归,却将一湖琉璃似的碧水划破,波面形成巨细不一之纹理,为画面增添了几分生动性。整个天穹下之景物,柔和平静,毕显彼地情貌;然唯其如此,画作本身,亦略觉拘于实境。固然,此或也与今起完全新换作画环境,潜在之思略存异感,稍有关系。4、《浓荫老岸 数只泊艇漾清涟》。湖区游船码头前,丛树高耸,麓岸阴润。三五游船,随波摇荡岸头;而以远孔桥横跨,其下溪流浅平,上则庄屋整洁焉。右侧画之一隅,那景区标志碑石,巍然矗立,内中“丁山湖”之字样,亦隐约可辨。信意撷来湖滨小景,随心所欲挥洒之间,楮面墨色,似乎偶得流光溢彩之感。5、《游艇归来天野碧》。逸笔草草,仍写得月山庄院坝高坎。色墨虽简而意趣完足。苍艳之间,当日所见之远近云物,甚至于近前洲岛上那日日守坐之钓者,亦示之于彼焉。尤引人注目的却是,孤松之下,疏落针叶披覆间,隐见点题之彩舟游罢归来;兼以松干近旁二位行人,一发为这片宁静的湖山,增添得好些生动气息。画图得自一为时稍嫌紧迫之黄昏;其不容犹疑,笔笔挥写而气韵不断之感,分明可于幅中得见。纵然事后略加收拾,则其大貌已存,焉可予以更改?看来古人所谓“急就章”,时亦反可得来“慢工”之外的效果,不吾欺矣。6、《石阶级级下 远望是东溪》。抒写当日乘便小游这驻地就近东溪古镇所见:青崖回转,老树荫浓;一溜石梯旋旋而下,经过许多房儿,乃至这桥平溪浅、峰峦环峙之所在。整体画作,笔墨水色俱干净利落,且呈象疏简而视觉丰盛。作画过程中,心亦有感:倘依实境,极易拘于具体形态,画得繁密琐细;彼时现场诸多写生画者,大抵尽皆如此。则吾人心目相接,神意沟通,“胸有成境”之下,欣然命笔,一气呵成,景象自是迥异。何谓“外师造化,中发心源”,此当之耶?7、《苍崖横列处 溪桥侧畔绽春花》。为此之时,这潜意识中,即想不妨也来个尽可能表达实感的,因此所得画面视感相对实在具体:沿石级而下,至清浅溪滩。回望所来径,微觉阴翳之高处,苍崖沉厚,依次排列;众多民房,亦层叠列之。已发新芽的老榕树下,古旧石桥,横跨溪上。而滩头近水之地,小路两旁,却或疏或密,绽放出了好些艳红的花儿。点景人物中,有二人蹲坐一隅,显然是咱画者在进行这风景写生。随性撷得之物事,自将彼地春浓之时的常情常态,尽行表露矣。至若那似乎潜藏于澹澹烟云深处之溪山精灵,达某虽是感其存在,却未尝眼见之,倒也不知是否略将其存在之感,已然揭示一二。8、《溪山佛寺》。画者造境,手法自当不拘一二,凡有所愿,尽皆应对裕如。此画着重其空灵之意,色墨落纸绝省,用笔亦或放或收,悉以达成意愿为度。移时之间,幅中乃得云日煦和、山光浅翠而全局生辉之感。斯境为当时所见溪畔一小小寺院,并未留意其名,而多体会其于春融之内,林树葱茏、花光璀灿之实存感觉;此亦即以追寻且表达这等感知记忆,心驰而手笔随之。其果得自在优游之趣欤?彼山门之外,那懒懒地沐浴着晴暖春光的长袍光头僧人,似多少有助于了无拘束之意的传示。9、《禅寺瘗埋花影间》。溪桥侧畔,泥墙一带,但见园内诸花盛艳:月季、蔷薇及三角梅等,尽皆迎日怒放,似要冲出墙来。却原来此所掩埋之地,竟然是一小小寺院,如此丽景,倒也真个令人怦然心动。彼花光既盛于内,外厢光影斑驳之云物,又俱呼应与映衬之,直使这僻静而恬淡之溪山,在晴明春色之下,一发显得秾艳多彩。兹画即以随心所欲之笔调,漫写此等景象。而远外烟雾迷茫之崖岭山麓,若有若无间,亦为之增添了好几分莫测其幽深之灵动趣味。10、《画境禅心何处觅 谁言俱在溪山里?》。前画之境的切换与延伸:芳华盛绽之僧寺院墙外,溪滩边上,悠悠闲闲,走来一男一女,两个身带写生用具的画者。溪岸景物本身,虽犹注重动势变化,终以略笔写之。则画中另有一引人注目者:老树疏枝披拂之处,苍崖半壁,硕大金色“佛”字,赫然在彼存焉。斯情斯境也,配之以画中题款,则几许言外之意,令人品咂回味。想我达某,亦复如画中人般,毕生钟情造物所设山川美景,其志力之坚,有似僧侣叩寻深心禅意。所得处,果梵我一如者乎?11、《我觉溪山僧寺好》。写记吾辈沿溪崖行于彼地山野寺庙之下,那份格外悠恬散淡之感。作画过程中恰逢新换上一批好笔,一时这潜意识中诫己勿得似素常般不管不顾“胡挥乱扫”,遂致幅中观感,竟清朗圣洁得真个有如佛国仙乡。左观右看,觉着毕竟与这题材不符,便重又如常般再用旧毫散锋,一阵恣意点厾,方得此相对青森苍润之境。事情本身于吾颇存启示:作画焉敢束手束脚有似小女子描红刺绣?再者,新毫固然可得“成形之线”,而旧翰取势,终也变化多端。驱新使旧,令之各尽其能,通为我用,乃称达者行事。12、《野行春水岸 偶见溪头老磨滩》。兹本为乡间再平常不过之小景,而今却难以一见:岸滩之前,丛树成荫。小小房儿面溪而建,门外老树交掩,枝干参差。其下临水有石台,磨盘禽舍,依稀可见。清浅溪水由低平石滩上漫过,淙淙直下,注入浦湾之内。周遭则尽显芳春意味:众树绽芽,碧桃发花,苔草丰茂。委实好一派幽丽之乡野景象也。唯其境毕竟忒平凡,画时又过于注重林荫之层次与具体形态,最后感觉未得具有素常画作之灵动及放纵气息。当然亦只得“认了”。咳,哪可能幅幅皆全合己心噢!说实在的,每月十余幅画作,得能有三二真叫自家满意,都很不错了:一生一世,积少成多啊。13、《好个碧波亭儿,兀自掩藏花光深处》。春溪岸,石径旁,有小小庭院,记得当时见匾额上书“碧波亭”几字,但引人注目者,并非溪滩之水,却是那院墙上繁密之花。此画便以此作夸张表现:姹紫嫣红之芳藤艳枝,袅袅娜娜,顾盼有形;连同屋院后针叶披覆之高松,亦泛着亮白光波,全都似将融于那清丽朝阳内。紧闭着的院门前,一长裙女子,微微探身望着这春意盎然的小院,一发为之添加了几分莫测的滋味。画面笔势简洁,色墨明快,尤觉光感之盛,实为拾取吾人跨世纪前后之画法而用之今者。14、《但将身世付溪山》。仍以昔者至为简要之笔墨水色,概括肯定地写出所拟之境。取所见真实滩岸,却给予高度“纯化”,得其所谓“澄静水泛崇光”之清朗宁和意趣。颇使人关注并遐想者:近前溪滩花架之下,端坐着一位凝神眺望的青年释子。彼何以早早看破红尘,甘守枯寂生涯?而其周遭诸物及境,分明则反衬彼生命之灿若春华也。一并观此画之大势,连同品咂幅内题款之文辞及书,那一气呵成、毫无阻滞之感,也将吾人自信心志,表露无遗。15、《流水溪桥畔 波光漾影地 群鱼优哉 两株老树 自成春色》。画之角落,隐现桥身。一子立于桥栏边,沐浴春光,静赏游鱼。楮幅间色墨之感澹然至极,却也明艳至极,真真感觉到轻盈的空气,被阳光穿透,并在和煦之风的扫动甚至是搅拌之下,满纸蒸腾。两棵点题之老树,形色各异,但皆发新芽,配以一旁小小花株,尤感生机勃勃,意味清远。观之亦甚觉有趣:这通篇岂如西法般以借光影造型焉?而其无可置疑之色光感,则浑若从纸之底部涌溢而出。一世探索得此,宁不暗觉深心欣慰。16、《古榕荫下 一溪野水 映照春浓》。小石桥边,老树荫下,春光如泼。一长裙女子,逍遥自在地坐地写生。其身畔房儿,分明还见支伸出个早已“过时”的电视天线,自将这“古旧老镇”风貌隐隐示出。而触目所见,天空紫燕翻飞,溪岸白鹅游走,整个画幅间,不单春日光波荡漾之感极端强烈,且是犹觉清风劲拂,水浪吟歌,辅以院落一隅木末花发,实感其欢快之趣无限。这当真称是而今达某笔下应有之气氛也。恰为此纪元2018年煞尾之作,宁非上天之有意欤?






因工作流程所致,每月画作与这“作画适时手记”未便同步。文中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此帖附图为《画境禅心何处觅 谁言俱在溪山里?》。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另,心知此等尚未配图之纯文本“手记”,倘非入骨嗜文之士,或真诚关注吾辈之人,确实难有耐心将其一一依序读完。毕竟今世已与之相去甚远。噫,如若居然得能有详熟于此者,则吾自然亦当青眼相看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书画论坛交流群:中国书画论坛书法美术
工作时间:
8:00-18:00
 

13777909608

书画论坛客服热线
周一至周日:08:00-22:00

书画论坛公众

论坛公众号
©2014  中国书画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 浙ICP备09000366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技术支持:蓝点品牌策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